《 梦山传 》文刀圭月

第五章 诛恶匪雷妖渡劫

“和尚!你睡着了!”秃头恶匪急道,就要举起**走过去。

“滚开!秃头!”

“一看这位就是得道的大师。”

“你如此粗鲁,不知礼数!”这恶匪头领说着。

还是站起来拿着刀,走到僧人的面前。

“大师,可否问你借一件东西?”头领邪笑道。

僧人缓缓睁开眼睛,面无表情的盯着那恶匪头领,也不答。

“看来大师不想借。”

“那大师你能解答我的一个疑问吗?”恶匪头领继续问道。

右手举着刀,哈了一口气,用衣袖擦了擦。

段斯续还有立刻出去,她心想道:这帮恶匪,命不久矣!

这僧人可不是个面疙瘩,任由他们揉来扯去的。

僧人拿起手边的法杖,站了起来,抖了抖袈裟上的灰尘。

恶匪头领瞥了一眼,问道:“大师,请问这芸芸众生是否都是佛祖保佑的?”

“是。”僧人冷着表情答道。

“还有一问。”

“那么,众生皆苦,你是否怜于他们?”恶匪头领接着问道。

僧人未答,只是点点头。

恶匪头领看向身后的几个跟班儿,示意他们起身。

其他恶匪也站了起来,围在他们的头领身边,恶狠狠的瞪着僧人。

“大师,我们几人,也是苦难的人。”

“你是否可以打救打救我们?”恶匪头领邪笑道。

“不可!”僧人依然面无任何波动的说道。

“出家人不是以慈悲为怀,怜悯众生吗!”恶匪头领听到此,怒道。

“我从不修行慈悲和怜悯。”僧人看向这几个恶匪。

眼中的寒意,似是地而来。

“他到底是何人?”段斯续看着这个僧人,仿佛在他身上,是佛魔共存!

“那,你修什么?”恶匪头领将刀架在僧人的脖颈处吼道。

“善恶和人性。”僧人说道。

“满口仁义道德!为众生祈福!”

“却是个妖僧!恶僧!”恶匪头领被方才僧人的眼神吓的颤抖。

“你不是众生。”僧人看了一眼脖颈处的刀,说道。

“放屁,老子不是人吗!”恶匪头领继续吼道。

“不是。”僧人直视着恶匪头领的眼睛。

恶匪头领感觉他好像看进了地狱里!

他气急败坏就要向僧人的脖子割去。

段斯续心里急着这僧人为何还是不躲!

眼见刀刃距离僧人的脖颈处还有一指的缝隙。

段斯续闪身挡在了僧人前,挥剑一阵剑气便将几人震的后腿踉跄了几步。

“何人!”恶匪头领定睛一看,竟然是一绝色女子,极为柔弱可人。

“呦!是个小娘子。”

“来,跟哥哥们走!让你坐压寨夫人。”说着,那秃头恶匪便向段斯续伸出手。

“别过去!秃头!”恶匪头领话音还是晚了些。

只听一声惨烈的嚎叫:“啊!啊!啊!我的手臂!断了!”秃头还未反应过来。

那伸向段斯续的手臂便被段斯续折断。

“你找死!她手中那把寒影剑!”

“她,她是游侠段斯续!”恶匪头领语气中透着恐惧。

几个恶匪听到这话,连滚带爬的向废庙在跑去。

这时,只听一道巨雷在门外的院子里炸裂,****更加疯狂了。

段斯续急忙跑到门,就见几个恶匪还未跑出几步。

便被方才的雷电给劈成了焦炭,身体分散在院子的各处。

“这雷来的古怪!莫非是雷妖!”段斯续对身边的僧人说道。

“不错。”说完,僧人握着法杖飞快的向废庙外的竹林急奔而去。

“你等我!”

“说跑就跑!”段斯续怨道,追了上去。

僧人的身影在竹林中穿梭着,时而上时而下。

寂静的只有沙沙竹叶落下声和雨落声。

段斯续也跟在不远处,上下纷飞写。

就见,僧人单脚立在一棵竹子顶端,向四周观望着。

段斯续也停在了一旁的竹子上:“你的功夫倒是不错!”

僧人侧头看了一眼段斯续,那张冰块脸脸上微微有一丝傲娇的意味。

“乾日坤月,寻踪定位!”段斯续笑了笑,从随身的布包里拿出一张符念道。

飞向整片竹林上方,只见符发出金光向四周散射而去。

这时,只见地面的泥土开始裂开,数道雷电竟然从地下冒出。

向段斯续和僧人攻击着,一道雷电劈裂僧人脚下的竹子。

他飞向段斯续的身边,一把拉起她的手腕向下飞去。

刚离开,就见一道雷电从方才段斯续站定的竹子内芯里,直击过来。

“多谢,是我大意了!”段斯续笑道,对僧人说道。

僧人僵硬的点点头,挥起法杖朝上空指去。

举起左手单掌念着佛咒,那袈裟的卍字又开始显现出来,不断的向法杖的顶端飞去。

却见,空中一道紫电劈开,向地面飞射过来。

“轰!”的一声,从地面被扔出一个白色身影。

这身影重重的摔在地上挣扎着:“呃!”

“是谁阻我!”这白影站起来,竟是一个男子,满身的衣服已经碎烂怒吼道。

“你犯下杀孽。”僧人收回法杖,说道。

“哪里来的和尚,管这等闲事!”白影吼道。

“雷妖!你借用那几个恶匪的戾气,隐藏自己!”

“就是为了渡这雷劫!”段斯续说道。

“是!没错,我虽是雷妖,却仍要遭受这雷劫煎熬七日。”

“我受不了!太痛苦了!”雷妖痛斥道。

“你修行不易。”

“如今却功亏一篑,你这是得不偿失!”段斯续正色道。

“反正,他们该死,我跟了他们好几天,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我这也是为民除害!”雷妖振振有词的说道。

僧人举起单掌道:“恶匪业障报应。”

“你渡劫不成,造成杀生。”

“皆是劫数,此番你且回到原处。”

“继续修炼,自有再成之日!”说着,僧人一挥衣袖,那雷妖便不见了。

段斯续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僧人微微皱眉,问道:“为何?”

“什么为何?”段斯续疑惑道。

“笑意。”僧人问道。

“你把那雷妖打回了原处,却不**他。”

“也是怜悯他修炼不易。”段斯续微微笑道。

僧人未说话,只是跨着大步,走着。

“你不是说,你不修慈悲和怜悯?”段斯续说道。

“这乱世,众生皆苦。”

“却不是以此横行之道。”

“慈与悲,怜与悯,善与恶,只在心中。”

“金刚手段,杀伐果断即可。”僧人在前面走着,段斯续走在后面。

“你的法号是什么?”段斯续问道。

“无法无号,独行僧齐行。”齐行伸手接住了一片飘落的竹叶轻声道。

“我叫段斯续。”她低声说道。

齐行微微侧头,不露声色的微笑了一下,他早已记在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