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山传 》文刀圭月

第二十二章 东户大帝墓葬群

段斯续一惊,她不知,齐行竟然这样在意她。

方才齐行的眼中,分明有着浓烈的爱护之意。

段斯续微微低头,皱眉斥道:“刑桑,若是齐行受一点伤,我便将你**万段!”

“哈哈哈!果然是情深义重啊!”

“你先顾好你自己吧!”刑桑将段斯续推到身前,挡住自己。

齐行站在墓室门口,看向里面,却见墓室里一片空旷。

只是一个寻常厅室一般,围在四周一圈,一共十根石柱。

中心处另有一根石柱连接地面和顶上下,再无其它东西。

段斯续被刑桑推到了齐行的身边。

她侧头看向齐行,柔声道:“多谢,其实你不必如此。”

“我不会让你涉险。”齐行坚定道。

段斯续一怔,心里一阵欣喜,她说道:“这墓室里无一物定是不对。”

“机关一定在中柱上!”

“下去!”刑桑朝着齐行吼道。

“不行!按照我说的做!不然,刑桑,你什么也得不到!”段斯续斥道。

刑桑心下想道:不能让段斯续出任何意外,不然创魔**一定拿不到。

“好,就听你的!”刑桑说道。

段斯续看向那石柱,心想:这墓室里,空无一物,定是不寻常。

可是,机关到底在哪里?

只见,段斯续甩开刑桑紧抓着自己的手,从斜挎的布包里拿出一个罗盘。

这罗盘竟是木质材质,且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段斯续将罗盘摆在左手中,用右手转动着上面的天干地支。

“齐行,你向下三阶台阶,停住。”段斯续说道。

齐行随即向下走了三层台阶,站定后,转身看向段斯续。

“青木东,白金西,赤火南,玄水北,中为土!”段斯续转动着手中的木质罗盘。

不停的迈着各个方位的步伐。

最终,在南北方向的位置停了下来。

“下三层台阶,走到横向第八块方砖处。”段斯续说道。

齐行听到此,毫不犹豫的按照段斯续的话走了过去。

就见,刚在第八块方砖处站定时。

厅中中心那根石柱忽然迅速转动起来。

周围的十根石柱也一起不停转动着。

“齐行,将这三道符,分别贴在第三根、第七根、第九根石柱上。”

“左起为第一根,顺时针!”段斯续将手中的三道符扔向齐行喊道。

齐行接过,飞身到那些不停转动的石柱旁边。

将三道符贴在了那三根石柱上,就见,转动竟戛然静止了。

段斯续见此,以道法手势捏住手中木质罗盘的中心,甩了出去。

竟成了一把木剑,随即喊道:“齐行,接住桃木剑,**中心石柱里!”

说着,便把桃木剑扔给了齐行,他接住后。

挥剑就把桃木剑**了石柱里,

瞬间,整个墓室晃动起来,地面开始下陷。

齐行见此,飞身回到了墓室门口。

“你没事吧?”段斯续关心道。

“无事,放心。”齐行说道。

只见,整个墓室竟在不断向两边扩展着,而下陷的地面反转了一下后。

开始有棺椁慢慢上升着,齐行抓紧了段斯续的胳膊,生怕她再被刑桑掳去。

段斯续微微一笑,看向还在不断扩大的墓室。

刑桑躲在两人身后,举起剑指着段斯续的身后喊道:“你耍的什么花样!”

段斯续白了一眼,连身都懒得回,说道:“分风切水墓。”

“何意?”刑桑质问道。

“这么说吧,本来这墓室是一块风水宝地。”

“可是,后来的墓主人死前,将风水大势全部以四象分别切断。”

“将吉势划分给了自己,而凶势则给了其余墓主人。”段斯续说道。

“其余墓主人?”刑桑疑惑道。

“不错,你看!”段斯续指着终于停止扩展的墓室。

三人才看到,竟有一座大型墓葬群从地下翻转上来!

再说潇迹、灵希和霍冬三人,被白衣鼓人竟带到了一处巨坑内。

“这是何处?万人坑?”灵希看向脚下的森森白骨问道。

“是墓尸坑!”霍冬望向周围说道。

“墓尸坑?”潇迹疑惑道。

霍冬想了想说道:“你们看四周和头顶,皆是黑琉璃。”

“在大漠,很多大规模的墓葬群用匠人陪葬。”

“黑琉璃瓦用木炭和四十九道怨灵烧制。”

“防止这些匠人的灵魂逃脱折磨。”

“你们看到的这些森森白骨不过是假象,不久就会显现它们原先的模样。”

正说着,只见坑内脚下的白骨果然发生了变化,竟慢慢变成了一具具有肉体的尸。

“是行尸!”霍冬说道。

潇迹听到此,随即说道:“先出去这巨坑再说。”

三人飞身跳上了墓尸坑的边缘,他们颤颤巍巍的贴身在黑色琉璃瓦上。

坑内数不清的行尸皆开始苏醒,霍东看向那些开始向几人慢慢走过的行尸。

说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的生气太重,吸引了他们。”

“况且,黑琉璃阴气极重,灵希姑娘,恐怕称不了太久。”

灵希却说:“无事。”

潇迹说道:“行尸太多了,我们三人根本杀不完。”

“灵希,你随身可带着能消灭这些行尸的毒?”

“并未有,不过我可以制作一些,只是,需要一样重要材料。”灵希说道。

“缺少何材料?”潇迹问道。

“术士血。”灵希说道。

“用我的。”霍冬说着。

“你,也是术士?”

“我怎么从未听你说过?”潇迹诧异道。

“都是以前的事。”

“需要多少?”霍冬也未太多提及关于术士之事,从腰间拿出**问道。

灵希看了一眼潇迹,说道:“一滴便可。”

霍冬就要在手心处划一刀,潇迹一把握住霍冬的手腕,轻声道:“一滴便可,不必划太深。”

霍冬愣了愣,微笑了一下,点点头,在手心处划了一道。

一滴血滴进了灵希准备好的瓷瓶内,这时,两只行尸已经从左右两边爬了上来。

潇迹和霍冬飞身向两边攻击过去,确保灵希的安全。

就见,霍冬手中显出追魂链一挥,四个行尸便化作黑烟消失了。

“潇迹,小心!”霍冬看到潇迹背后一个行尸就要抓向他的肩头。

潇迹听到后,敏捷的俯身,以轻功躲避了那行尸,转身给了它一剑。

行尸越来越多,且都是凶残无比。潇迹和霍冬不断的向灵希身边退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