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山传 》文刀圭月

第六章 长烟落日友人聚

穿过沙沙竹林,便是那卧岭江。

横卧在江边一侧的岭峰延绵之黄沙城外。

滔滔江水在半个时辰的水路后,汇集在范城的越秀河中。

段斯续站在江边,伸了伸腰身,对身侧的齐行说:“我们就此别过?”

“可否乘同一艘船?”齐行依然还是那副冷面孔。

但是,在段斯续看来,他就是傲娇,而且眼睛长在头顶上。

“噗呲。”段斯续忽然笑了一下。

“何故?”齐行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起一件趣事。”段斯续忍着笑意。

想来,若是这僧人的脑袋上长俩眼睛,可真是够好笑的。

“一日前收到友人求助,你可愿意与我一同前往那范城?”段斯续指着西面说道。

“好。”齐行单掌礼道。

段斯续眺望向远处,扔没有船只过来,只好再等待些许时辰。

“齐行,我问你,何故你独自一人行走于这天地?”段斯续问道。

“你也是。”齐行说道。

“我,我是因为要寻求一法。”段斯续望着这波澜壮阔的大江说道。

“寻求一法?”齐行呢喃道。

“船来了!我们走!”段斯续拽着齐行的宽大衣袖高兴道。

齐行并未躲开,任由段斯续晃着自己,不出声。

船家一下一下撑着船篙,段斯续站在船头,欣赏着左侧的卧岭。

茂密翠绿在风中不断摇曳着,好似一条绿色的河流。

江水清澈,可见鲤鱼在水草中跟随着船只穿行。

“船家,日落前可否能到范城渡口?”段斯续问道。

“可以,可以,姑娘。”船家慈祥的笑着说道。

“多谢,辛苦了。”段斯续抱拳道,说完回身看去,却不见齐行的身影。

“齐兄!”段斯续喊道。

齐行听到,便从从船尾跨着大步走了过来。

“何事?”齐行问道。

“无事,我就是看不见你,心里慌。”段斯续微笑道。

齐行一愣,随即拂了拂衣袖,又走向船尾。

“哈哈,这僧人好生腼腆。”段斯续拿起腰间挂着的酒壶,喝了一口。

“真是痛快!”一时兴起竟唱起了船歌。

船家也合着一起唱了起来,在这山水间。

一低一高,一沉一亮的歌声,此起彼伏着。

齐行在船尾闭上眼睛,嘴角微微上扬着。

一抹温暖的笑意浮现在那张一直冰冷的脸庞上。

落日洒满江水时,船到了范城的渡口。

“多谢船家,请收下。”段斯续把船钱递给船家说道。

“谢谢,谢谢姑娘。”船家感恩万谢的接过来,稳着船等着两人下船。

段斯续灵活的跳下船,伸手去接齐行的手。

齐行顿了顿,跨步迈了下来,向城门方向走去。

“不稀罕拉倒,还不是看你身体孱弱。”段斯续背着手,踢踏着步子也向城门走去。

两人在入夜城门落前,赶了进去。

“去何处?”齐行问道。

“长烟府。”段斯续开心的逛着街边的摊位,货郎叫卖甚是热闹。

齐行生的俊美,却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

虽是僧人,也难免引来女子甚至是男子的围观。

“给,吃吗?”段斯续拿着一袋现炒的栗子,问道。

齐行并不理会段斯续,只是向前走着,对身边的围观更是毫无反应。

“不吃算了,我可喜欢吃这个呢。”段斯续笑着从袋子拿出一颗栗子。

却是刚刚炒出来的,甚是烫手,她呼啦呼啦的呲着牙剥着皮。

终于在烫的手指都红了的时候,栗子焦黄香甜的瓤被段斯续捏在手里。

这时,齐行面无表情的迅速从段斯续的手中,拿过栗子,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甚好。”点点头说道。

“哎!我说你这和尚!”

“你不是不吃吗!为何抢我的!”段斯续生气的问道。

“我并未说不吃。”齐行说道。

“哦,我算是看出来了,合着你是不想剥栗子皮!”段斯续噘嘴道。

“正是。”齐行说完,大步继续向前走。

“齐行!你这个臭和尚!”段斯续过于大声,引来更多人侧目,甚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赶紧疾步跑了上去,不停的低声嘟囔和碎碎念着栗子的事情。

齐行只是走着,却也不知他听没听进去。

“停住!到地方了!”段斯续喊道。

就见,一座府宅坐落在闹市里,牌匾上写着长烟府。

段斯续推门便背着手走了进去,齐行看向两边并无家丁看守。

“虽是称作长烟府,却并不是住宅。”

“这里,平日是文人墨客、豪情侠士、风尘雅伎。”

“饮酒作诗,风花雪月的地方。”段斯续对齐行说道。

齐行看去,两边分别是:唱饮楼、墨风楼、品茗楼和琴临楼。

段斯续带着齐行来到正面前的萧寂楼,大门紧闭,她轻轻的有规律的巧了三下。

就见门接着向两边敞开,一个女子迎了出来。

那女子年岁略微年长些,却还是风姿绰约。

穿着一身紫色和白色相间的纱裙,乌黑的长发随意散在身后。

只一只玉簪子挽起一束发髻,红唇笑意盈盈,眼眸顾盼。

“灵希!”段斯续笑着和那叫做灵希的女子拥抱了一下。

“斯续,我们等你好久了,怎么这会子才来?”灵希娇嗔道。

“遇到一些事情,耽搁了些时间。”段斯续笑道。

“遇到了事情还是遇到了人?”

“这俊俏的僧人,是你的?”灵希惊道,向齐行凑过去。

段斯续挡在齐行面前,伸手挡住了灵希,笑道:“什么你的我的!这位是大师齐行。”

灵希看了一眼段斯续,仰头扭着腰肢笑道:“哈哈,段斯续,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你!”

“什么这样的我?”段斯续疑惑道。

“不告诉你!队长在等着呢,走吧!”灵希瞟了一眼齐行。

就见齐行的眉间微微皱了皱,跟在了两人身后。

灵希带着段斯续和齐行来到了萧寂楼的后院,只有一棵柳树和院中心的一口井。

“走吧,下井。”灵希说完,在井口的一块残破砖块上敲了一下。

就见这井口向两边慢慢拉开,一条通往地下的台阶显露出来。

段斯续说道:“怎的又换了进去的方法?”

“怕有内鬼。哈哈。”灵希笑着,先第一个走进了地下的台阶。

长烟府,在外面的人看来,只有那地上的一层。

其实还有地下一层的言厅,二层的器库和三层的网室。

这便是段斯续的好友潇迹的探机处!

四域各处的机密要密都有安排在各处的探子以灵密的方式送到这里来。

段斯续和齐行跟着灵希来到了一层的言厅,就见一男子见到段斯续便迎了上去。

“斯续,你真是让我思念的一点头绪都没有啊!”这衣着华丽,表情浮夸。

却长相秀气的男子,便是潇迹。

“哈哈哈!潇兄,近来可好?”段斯续大笑着推开紧紧抱住自己的潇迹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