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山传 》文刀圭月

第十七章 剧场篇 *屏蔽的关键字*牢房的绝杀

段斯续看向十老大,灵魄忽然窜出身体,向牢房尽头飞去。

她转身走出牢房,刚要追过去,就见狱长带着三个狱卒急奔过来。

“你!”

“段斯续是吧!你等着死吧!”狱长皱眉握紧了手中的佩刀。

看向已经死透了的十老大,对段斯续吼道。

段斯续并未理会狱长,依旧是向牢房尽头大步走去。

狱长喊道:“串子,你把这小子带到一字牢房!”

“你们俩把十老大抬出去,先放进殓房去。”

“是,大人!”三人一同喊道。

狱卒串子跨上前来,一把抓住段斯续的胳膊,要压着他走。

可是,狱卒串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便被段斯续抓住腕子,一把将他扔了出去。

然后,攥起拳头向狱卒串子的头上和脸上疯狂击打上去,每一下都是用尽全力。

刚回身离开的狱长听到狱卒串子的哀嚎和求救声。

立马跑过来,就见到段斯续已经快要把串子打死!

狱长见此便是一脚踹在段斯续的肩头,致使他受力后向前一个趔趄。

段斯续站起身,扭了扭脖子,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转过身来。

狱长看到段斯续,却是一抖和满脸的恐惧。

这段斯续换了男身后,也是一副生冷模样,盯得更是令人胆寒。

段斯续扭了扭腕子,对狱长和其他狱卒说道:“妖孽,本想留着你们把那个魔物引出来。”

“看来也是多余,死,还争着来!”

有的犯人吓的坐在地上恐惧的喊着:“他,他中邪了!”

“对!他被鬼附身了!”

狱长听到此,终于明白了段斯续出现此处的缘由。

他拔出腰间的佩刀,就向段斯续挥砍去,喊道:“原来是个术士!**吧!”

段斯续敏捷侧身,躲过这击,然后伸手一把抓住了锋利的佩刀。

刀刃落在手中,鲜血瞬间流出。

狱长一阵惊讶,他想要把佩刀从段斯续的手中拽出来,却是一丝没有拽出。

反而是段斯续从狱长的手中夺了过去说道:“剔魂刀!看来那芦苇丛里的行尸,也是你们干的了!”

“你既是知道,便要受死,主人不会放过你!”狱长怒吼道。

“主人,就是那个**牢房的东西!”

“那边好,省的我费力再去找它!”段斯续说着将剔灵道打手捏成粉碎。

狱长吓的跌坐在地上,不住地向后退着。

段斯续咧着嘴笑着,抓住狱长的头发问道:“你害怕我吗!”

就在这时,段斯续的背后中了一剑,穿透了肩胛骨。

狱长和段斯续同时看过去身后,只见,一个女人站在两人不远处。

她穿着一身宝蓝色的云锦长裙,长发飘在背后。

“主,主人!”

“这个,这个术士,他就是个疯子!”狱长像是哈巴狗一样,赶紧跪在地上,喊道。

那女子抿着嘴笑了笑,说道:“你说的对。”

只见,那女子一挥手,狱长便瞬间烟消云散了!

“只不过,你连一个疯子都对付不了,我留你何用呢?”那女子又笑着说道。

“**牢房的魔物便是你!”段斯续手中显出寒影剑,说道。

“哟,原来是段大侠!你这男身,竟是如此俊俏。”

“我也是未有看出,嘿嘿。”那女子调笑道。

“为何盘踞在此,伤如此之多人的性命!”段斯续质问道。

“为了修炼啊,你看看这里,好多养料啊!”

“那些怨气和戾气,还有恶性,嘿嘿,都是极品修炼本源。”

“他们的贪婪和欲望,让我不断增长。”那女子笑道。

段斯续正色道:“他们自有天道惩处,你逆天而行,就不怕毁了一身修为!”

“哼,这是替天行道!”说罢,那女子手中显出一把弓箭,向段斯续射了过去。

就见,那黑色箭矢散发着强烈魔气,段斯续见此,向后退了一步。

她拔出寒影剑,挥出一道金光向黑色箭矢,挡了回去。

那女子怒道:“段斯续,这些人都是恶匪,为何要为了他们,对我赶尽杀绝!”

“我还是那两个字,天道!”段斯续冷道。

其实,在段斯续看来,她知道,若是可以,她也宁愿让这魔物杀了这些恶匪。

可是,天道两个字如两座大山一般,压在她的双肩上。

她从来不信宿命,却是天道和责任,让她无法不去戴着面具。

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很伪善。

她记得齐行说过:“恶,死于那一刻的善念。”

段斯续拿出一张符,念道:“乾日坤月,万恶归溟!”

只见那符在半空中急速的旋转着,**成一道道红色光束,向那女子飞去。

那女子举起弓箭连发三支箭,却未有阻挡住红光的击杀。

她的眉心处,被红光瞬间刺穿,她向后倒去的时候说道:“为什么!”

段斯续飞身过去,只是说了一句:“没有为什么!”

那女子霎时间,烟消云散而去,段斯续从地上拿起那把弓箭。

她看着这弓箭,却仍然不是遗落之箭,她用力捏碎了弓箭。

挥剑闪身消失不见,她来到了荒凉无边的平原上。

一望无际的天边,看不到一丝希望。

百年来,她走过多少地方,斩杀过多少妖孽,已经记不清。

每次寻到一点关于遗落之箭的线索,她无论多少遥远或是危险,都要去一趟。

那支遗落之箭,是唯一能改变命运的方法。

可是,它到底在何处,段斯续不知道。

她曾经陷落在那个无尽轮回命陨的深渊里,她不知那是梦,或是一段段过往。

那战火连天之时,身边皆是死去的战友。

她举着那支被烧毁的幡旗,喘着粗气,看向周围。

尸横遍野的战场,忽然,她看到胸前穿过的刀,她眼前一阵模糊,向前倒去。

每当这时,段斯续便会惊醒,那过于真实的一切。

她似乎还能感觉到剧痛,那是一种绝望和窒息。

那呼吸一丝丝从身体里迅速离去时,她似乎看到了一道白光。

那一支箭射过的白光,却不偏不倚的再次射中她的灵魄。

无论几世,她都不想再这样承受这宿命的安排,她可以掌控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