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林鸟儿 》风中小花

第64章自己登场3

对于梁大勇打电话给我,我虽然大概知道他想说什么,但也不完全肯定,于是问道。

没想到这个家伙打着哈哈,跟我打起了哑谜:“你猜我想说什么呀?你猜到我就说。”

“我哪里猜得到?你爱说不说!不说我就挂了。”

我使出了绝招,你家伙还跟我玩这一出。电话是你打过来的,我哪有心情跟你瞎扯?

我装模作样的正要挂电话,这家伙赶紧说了话:“别挂,别挂,我跟你开玩笑的。明天是星期六,你有空吗?”

“有空干嘛?没空又干嘛?”我没说自己有没有空,而是将球踢了回去。

“我,我,明天晚上我有一个朋友聚会,我想请你做我的女伴,人家每个人都有女朋友,就我没有怪难为情的,所以...你看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跟你很熟吗?我凭什么要跟你当女伴?再说你总得跟我让我满意的好处,没好处的事情谁愿意干呐?”

对于某人,我说话一直都很呛,因为她隔三差五的总打电话来婆婆妈妈的,把我心里对他的一点好感都消磨掉了。

好在这家伙从来就没有在意过我的态度,好像天生不知道生气似的。

每次不管是打电话还是见面,都是一副笑脸相迎的模样,整过一春风拂面,人畜无害,傻傻的250形象。

“放心,只要你答应做我的女伴,陪我去参加宴会,我绝不会亏待你的。

要什么好处你自己提,只要你提出来我就绝对满足你。”

某人说话充满豪气,有点儿像财大气粗的周宇。

但这回这家伙失算了,他压根儿就没想到我会替一个他无法实现的条件。

我说:“这可是你说的,我提出的条件你就能答应对吗?”

他很快回答:“对头,我就是这样说的,只要你提出来,我指定会办到。你就是要天上的星星,我都给你摘下来。”

梁大勇说话掷地有声,信心满满,豪情万丈。

我却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我不要天上的星星,我更不要天上的月亮,我只要一辆法拉利,你什么时候带我去买呀?”

“什么?法,法,法拉利?我说双双同学,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当过女伴儿,出席一次晚会,就要一辆法拉利,这价也太高了点儿吧?”

这回梁大勇说话声音都打颤了,显然比我踢得要求吓着了。

我就对着手机哈哈大笑,够了以后阴阳怪气的说:“贵不贵咱别说,关键是你说让我提什么条件,你就会答应什么条件?还说天上的星星你都要帮我摘下来。

请问买一辆法拉利困难?还是上天去摘星星更困难?”

梁大勇哼哼哈哈想了半天,最后像蚊子一样的声音回答说:“买一辆法拉利稍微比上天摘星星容易那么一丢丢。”

“那是容易一丢丢的是吗?你上天去摘一个给我看。”说完我又哈哈大笑。

笑声震得某人心里一愣一愣的,拿着手机的手都在打抖,这一点从他说话的声音我就感觉到。

见某人一副被吓破了胆的模样,我赶紧端正了态度说:“你别那么害怕好不好?我跟你开玩笑的,买车就算了,出席宴会需要穿的好一点,你帮我买套衣服就行了,也不要太贵,三五千应该可以。”

“三五仟呀?哪有这么贵的衣服?”梁大勇声音稍微正常的那么一点儿问道。

这家伙,刚才还大言不渐,牛皮轰轰,说什么我提什么他买什么,一副钱多的花不完的模样。

一转眼一辆法拉利吓着他就算了,三五千的一套衣服也把他吓成这样。

对于这样的人,我哪有心情跟他一起出去什么晚宴?当他的什么女伴嘞?

于是我轻哼了一声,突然一拍脑袋叫道:“哦,对不起,我突然想起来了,明天我已经有约了,你要找女伴儿只能找别人了,我确实没空,对不起,我还有事情要忙,下次再聊,拜拜。”

说完我啪的一声就挂了电话,这家伙,一副铁公鸡的模样,还想找女朋友。

我呸了一口,将手机揣进包里,把单车从车棚里推出来,正准备骑着回家。

周宇开着他的那辆豪车,将车嘎的一声停在我的旁边,然后摇下车窗望着我笑。

“你笑啥呀?不就开了一辆奔驰吗?等姑奶奶发财了,我买一架飞机来开。”

我双手推着单车,两眼瞪着某人,哼道。

周宇有些讪讪的笑了笑:“美女你别误会,我望着你笑,是因为你长得好看,我并不是要在你面前显摆的意思。

凭学妹你的长相,别说开飞机,就是开飞船都够格。”

这家伙这两年什么都没变,拍马屁的水平却是日渐见长,已经登峰造极。

“你管我开什么?赶紧把你的车挪开,别挡着本小姐回家,本小姐还要回家码字,可没闲工夫跟你磨牙。”

我板起脸下了逐客令。

某人却不但没有将车挪开的意思,反正拉开车门走了下来,站在我面前抱着双手,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望着我说:

“我说双双学妹,你说话非要这样冲吗?从小到大你就瞧不起有钱人。我家有钱是老爸辛辛苦苦赚回来的,又不是出去抢回来的。

再说,我记得你小的时候还经常吃我的冰棍,还有零食西瓜什么的,那个时候你怎么不仇富嘞?”

“你让我吃饭的时候我就不仇富,但是你开着车挡我的路的时候,我心里就很反感。”

我重重的瞪了某人一眼,故意举起脚,一副想要揣他的车的模样。

吓得他赶紧摆摆手,上前拦住我,满脸苦瓜相地哀求说:“我的姑奶奶,你可千万要脚下留情,这可是100多万的车,随便踹出一个疤痕,都是要钱的。”

“你不是钱多得很嘛!揣烂了,买一辆新的回来就是。”

我无所谓的拍了拍自己的单车,笑道。

“话是这么说,但你也知道,我现在在老爸的公司里做事,还只是一个中级职员,并没有真正**,花钱超出份额,需要我老爸的审批。

你不知道?老人家爱钱如命,问他要钱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

在我的印象中花钱如流水的周宇,居然也有叫苦的时候,这倒让我很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