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迫出道的职业赛车手 》星期十

16. 积分

许多人都把目光投到这边,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

化妆师也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话就让整个化妆间安静下来。

她有些慌乱地看着镜中青年,生怕对方把气撒在自己身上。

她还是个新人,所以有些口无遮拦。

像一些老牌的化妆师都被排名靠前的练习生喊去化妆,留给简行的化妆师只有她。

简行没有理会那些看热闹的人,道:“我不化妆可以吗?”

化妆师愣了愣,迷茫地点点头,又摇摇头:“追求上镜的话还是化吧。”

化妆师征求地看着镜子中的简行:“可以吗?”

这是化妆师的任务,如果什么都不做,也许化妆师会以为自己遭到嫌弃。

简行说:“给我画个眉毛吧。”

化妆师喜笑颜开:“好!”

简行的眉毛浓密,用眉笔加深过后,整个人更显凶像。

几乎没有练习生靠近简行。

白悦宁抬头看着简行的眉毛,忍不住笑道:“你的眉毛好可爱。”

简行打开手机前置翻来覆去看,画了眉的他活脱脱像是个黑帮老大来要债。

简行又不能把眉毛给擦了,他将手机锁屏关了,又忍不住照着屏幕看自己的眉毛。

白悦宁:“看什么呢?”

简行拧眉:“好丑。”

白悦宁噎了噎,随后无奈极了:“你要是丑,这世上就没帅哥了。”

简行听不进去,他还是照着自己的眉毛。他反过来观察白悦宁的眉毛,细长温柔,衬得这张清隽的面孔愈发柔和。

别人画了眉颜值加分,为什么他画眉之后越来越丑?

简行还在盯着手机屏幕纠结,白悦宁扯着简行往主持人那边走。

现场有五十三位练习生,摄像头并不会照顾到每一个人,想要保证曝光,必须抢好位置。

这是一个靠票数决定出道的选秀节目,练习生必须时刻让观众注意到自己。

节目组包下整个游乐园,最外围一圈有提前签过保密合同的粉丝近距离观看,各个娱乐项目前有工作人员站立。

“接下来会给大家分发项目积分卡,练习生每完成一个项目即可获得相应积分。挑战越大的娱乐项目积分越多,100积分可以获得一分钟的表演机会。”

“练习生会进行随机分组,组员可以帮助组员完成项目。”

“今天这期节目结束后,只有二十六位练习生可以留下。”

“这很残酷,希望各位练习生可以好好努力,发挥自己的极限,给观众带来精彩的演出!”

简行看了看手中的积分卡,其实就是游乐园地图缩小版。

每一个娱乐项目上都写上了数字,比如——旋转木马:5积分。

像一些比较惊险刺激的海盗船、跳楼机,则有20积分。

一百积分获得一分钟表演时长,除去排队、筛选、走路的时间,留给练习生的时间并不多。

白悦宁对简行很有好感,他想和简行一组,但简行似乎没有分组的打算。

白悦宁有些失落地走了,独自一人去挑战项目。

但他的胆子并不大,起初只敢挑战一些比较平淡的项目,获得积分的速度很慢。

同样的时间,别人可以获得比他更多的积分。白悦宁知道自己这样很不划算,但他真的不敢,而且他恐高。

而过山车足足有200积分,可以兑换两分钟的表演时长。

玩十个项目的积分,也许都没一次过山车的积分多。

白悦宁咬咬牙,决定拼了。

如果时间都不够完整展现自己的表演,哪个观众会投你?

白悦宁好不容易做好心理建设,其他好拿分的项目他都拿得差不多了。

目前他攒到了三百分,如果可以再拿两百分,就可以得到五分钟的表演机会。

五分钟,够了。

眼前的过山车如S型长龙扭转,可以瞬间飞驰至距离地面六十多米的高空,停顿数秒后,又以接近垂直的角度朝下俯冲。

某一个练习生下了过山车后双腿颤抖,艳阳高照下他脸色惨白,整个人抖若筛糠。最后在他人的尖叫声中晕倒了。

救护人员急忙将练习生抬走,主持人:“很可惜,陈奇已经攒到了六百积分,可因为这次晕倒,他被迫退出节目。”

白悦宁站在烈日下浑身发冷。

是啊,并不是挑战完了、拿到积分就好了,他还需要表演的。

挑战完恐怖的过山车后,连站都站不稳,怎么维持最好的状态进行表演?

这200积分并不好拿。

简行在游乐园里溜达了半天,他专门挑积分少、耗时长的娱乐项目来玩。

许多在他人眼里刺激到肾上腺激素飙升的娱乐项目,在他眼里跟摩天轮没有区别。

被太阳照得有些冒汗,简行很热,又觉得有些犯困。他懒洋洋打了个哈欠,将积分卡递给旋转木马的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惊呆了,他在这里呆了一个多小时,一个练习生都没来。

因为旋转木马只有5积分,可旋转木马转得慢,结束最少要一分钟。

许多人都会选择积分优势大、时长短的项目。

简行选中一匹顺眼的马,长腿一跨翻身上马,开始闭目养神。

休憩的时间格外短,旋转木马停下后,简行意犹未尽地拿回积分卡。

他问:“还能再坐一次吗?”

工作人员:“……如果是帮队友完成项目获得积分,是可以的。”

哦,那就不行了。

简行在这个节目组等同于孤儿一枚。

别说在这个节目组,任何学校团体作业,简行都是一个人。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他没有组员,也没有团队分工合作的概念。

他自己一个人可以完成初稿、定型、完整文件,最后再进行演讲。

和人组队还容易遇到浑水摸鱼的,又或者是粗制滥造的,还不如从刚开始就一人揽下全部。

别的练习生成群结队匆匆规划着挑战项目,简行懒洋洋地用积分卡挡着太阳散漫前进,步履缓慢惬意,如同在自家花园散步,时不时伴随哈欠。

导演忍不住道:“简行到底在干嘛?他是不是不知道这次规则?”

程辽:“……应该知道。”

导演:“那他还在搁这儿散步?!还有,我们节目组有这么无聊吗?这是他第18个哈欠了!”

程辽:“年轻人容易犯困,导演你就理解一下。”

程辽算是明白了,他给简行打电话的功夫简行还在梦里。

他一通电话把人喊醒,人家早饭就吃两小塑料包的谷类食品,小鸟胃都没这么小。

程辽心中愧疚之意如同洪水倾泻,他招童工就算了,还让人家吃不饱、睡不够。

他罪孽深重!

简行漫无目的地在太阳下走,下午阳光正辣,他就把这当蒸桑拿锻炼耐力。

距离节目录制还有一小时,再练一小时的耐力,简行就可以下班。

很不错的安排。

“极速飞车可是采用F1的赛车车体设计呢,听起来就很有意思。”

简行被这句话中的关键字吸引注意,寻到声音来源,二话不说朝过山车的方向走去。

这家游乐园的过山车,又叫极速飞车。

简行看着白悦宁脸色煞白,同样被一群人拥着。

欧俊宁笑得很甜:“只是好可惜,我恐高,不能玩这个项目了。”

白悦宁本来就怕高,听欧俊宁说了半晌,对极速飞车这个项目更是恐惧。他甚至打起了退堂鼓。

白悦宁勉强一笑:“好巧,我也恐高。”

欧俊宁惊讶地捂住嘴:“天哪,我们名字都有个‘宁’,居然也一样恐高。悦宁哥,我们这比亲兄弟还亲呀。”

身侧有人笑道:“俊宁什么样就跟着学,真是个学人精。”

还有人嗤:“可不是吗,之前我见白悦宁就在这儿转半天了。原来还不恐高,俊宁一说恐高,你也跟着恐高了?”

名字撞字虽然很正常,但在此刻挺尴尬的,尤其是在白悦宁人气还不错的情况下。

而且白悦宁长得乖巧,温温和和的,长相也跟欧俊宁的傻白甜风格相撞。

在同一个舞台上,连续撞这么多人设标签,可不是一件好事。

会有人将两个人拿出来不断比较,比实力、比长相、比性格。

一个团队不可能有两个相似人设的偶像存在,两人必定有一个人会是淘汰者。

欧俊宁皱起清秀的眉头,故作生气:“你们别这么说悦宁哥,你们不明白恐高的感受,恐高的人是装不出来的。就像我,一抬头看这极速飞车我就腿软。”

身侧的人像是得到了铁证:“人家俊宁看俩眼极速飞车就腿软,白悦宁你厉害啊,在这里看五分钟了。你不是恐高吗?你恐什么?”

又有人说:“你有什么办法证明你不恐高?”

白悦宁还真说不清楚。

有些事本来就是没办法证明的。

因为白悦宁在极速飞车项目前磨蹭了半天也没上去,因此镜头没有给到这边,不管欧俊宁他们说什么,都不会被节目组放出。

欧俊宁细声细语:“听说极速飞车将赛车的高速与过山车结合在一起,要不是我恐高,我还真想试试呢。”

“这可是……两百积分。”

立刻有人自告奋勇帮欧俊宁拿积分,朱杰胆子大,也靠欧俊宁赚了不少镜头,粉丝量蹭蹭得上。

尝到甜头的他,自然不肯放弃任何讨好欧俊宁的机会。

朱杰接过欧俊宁的积分卡,旋即将目光落在白悦宁身上:“白悦宁,反正你也打算上,不如和我一起上吧。我们俩还能凑个伴。”

白悦宁现在骑虎难下,他甚至想着,要不咬咬牙上算了,这可是两百积分。

可他又害怕,万一下了极速飞车之后,他也像陈奇那样晕倒怎么办?

如果连正常表演都做不到,那他的努力不是都白费了吗?

“我来跟你凑个伴吧,正好,”简行出声,顶着烈日望着距离地面约有六十米的过山车,“我也挺感兴趣的。”

朱杰面色不善:“你要上就上,还妨碍白悦宁拿积分?”

就算简行不明白练习生要学的唱歌跳舞,但也知道,大部分人下了过山车神智都是涣散的,更别谈正常表演。

简行偏着头:“要和我组队吗?”

白悦宁愣了愣:“啊?”

简行耐着性子道:“和我组队,我帮你拿积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