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条悟三打白骨精 》小央

地狱老师逢魔时刻(7)

电话被激烈地挂断,念珠断裂后一颗颗散落在地,夏油杰久久难以平复自己的心情,忍不住在室内面色阴沉地徘徊不定。

书桌的玻璃下压着百合加上一个被吃掉的附身者身上搜罗来的照片,是高专时拍的,他、悟和硝子都还年轻。也不知道是她从哪里偷来的。

值得怀念吗?或许吧。想回去吗?并不。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

美美子身上被插入的咒力已经排除干净,最近也逐步恢复到了原先重要的工作当中,菜菜子也放下心来,却正在一边工作一边偷窥夏油杰。

“大人今天有点怪怪的啊……”她忍不住嘟囔。

美美子则言简意赅地规劝道:“菜菜子,失礼。”

下一秒,夏油杰突然拉开隔扇,把小女生们齐刷刷吓了一跳。

而他对此视若无睹,气宇轩昂地宣布:“我带你们去京都吃甜品吧!”

“果然有点怪。京都那么危险的地方,到处都是咒术师,才不要去啦……”菜菜子忍不住继续抱怨,话音未落就被美美子敲了头。

美美子问:“发生什么了吗?”

“没什么,”夏油杰说着侧过身,“刚好知道有间不错的店。”

“真是间不错的店啊。”此时此刻的甜品店里,咔擦咔擦一阵快门响声后,五条悟心满意足地收起手机,随即才开始和夏油百合加一起品尝圣代和蛋糕。

百合加对甜食不怎么上心,下午还有工作,加上不想在孩子们和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事面前被看到跟五条悟一起,所以没吃几口就主动告辞。

她挽起手提包,结果被他突如其来伸手捉住。

“干嘛走得这么着急?”他有点明知故问的嫌疑,又或者只是单纯在撒娇,“跟我在一起不开心吗?”

“你这个问题有问过你身边其他人吗?”她反唇相讥,打蛇打七寸,一句精准无误击中关键,“比如伊地知先生,或者夜蛾校长之类的。”

五条悟松开她,笑意没从嘴角散去:“我还以为你会是个例外呢。”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一旦混熟了,她就有点不太客气。

“我们明天回去。今晚还见面吗?去泡温泉,”他搅拌起加了冰块的饮品,“我给你买换的衣服。”

“你不介意的话,我是很愿意的。”她心无旁骛打量起指甲,“你知道我尺码吗?”

他颔首,不再说话,径自往她那一侧推了一张房卡。

两个人聊起这种事也无所顾忌,只有进来包厢送温水的年轻女店员偷偷脸颊飞红,目光迅速扫过这对外貌出众的年轻男女。

百合加回到学校。

为了迎接姐妹校的比赛,原本都是该停课进行专项训练的。然而因为东京校只来了乙骨忧太一个人,他们也都难免有点放松。乐岩寺嘉伸缓步走来时,高专学生们才稍微多用功一下。

她原本想充当一会儿背景板再走,未料突然引起上司的注意。乐岩寺嘉伸开口说了什么,庵歌姬立即高声叫她过来,期间还招手催促,看样子是有什么要紧事。

“请问您有什么要嘱咐的?”百合加垂眉敛目,露出十成的乖顺宠物的表情。

身披袈裟的老者朗声道:“让你去开的课程,似乎效果不佳。是你不够上心的缘故么?”

想用方言说“非也”,又想起自己在过往的老师、如今的校长跟前早已没什么好装腔作势的,索性抬起头来回答:“三方原因都有吧。”

“师,生,还有呢?说来听听。”

“学生们都是孩子,平时那么辛苦,有点掉以轻心也是理所应当。更何况,都是宽松时代……当然,这也有我的过错在。我的确不怎么用心。”说到这里,她还自嘲地笑了一下,末了道,“不过,校方也脱不了干系。学校并没有把这放在心上,虽然这个决定是您做的,但也不说明缘由。我只当作是老师您的心血来潮了。”

乐岩寺嘉伸并不恼火,脾气好得周遭教师都讶异。

他只岿然不动:“那趁现在去把课程结了吧。”

看到夏油百合加时,几名学生已经猜到了来意。

作为代表开口的是一年级的禅院真依:“我们已经研究到对付你的办法了。”

“真的假的?愿闻其详。”

“既然你每次都是趁我们分散再来逐个击破,那我们只要团结一致,与同伴不分开,就能绝对信赖同伴了。”

听到这个说法时,百合加稍微怔了怔。

二十分钟后,她从操场上离开,回到教学楼的走廊里,歌姬已经在那等她。

“还是一样吗?那个主意可是我出的呢。”她慢吞吞地抱怨了一句。

百合加把刚刚被东堂弄到水槽里的外套拧干,随口回答:“其实的确有效。”

“那怎么——”

她眼睛里没有平日的狡黠,仅仅说道:“人的信赖是很脆弱的。”

“……”

“也没有人能永远不分开。”

五条悟果然和她制造了到场的时间差,来时已经接近赛点。教师都是成年人,更会看气氛,也懂得职场潜规则,几乎没人跟他搭话。学生就不一样了,有几个三年级的尤其嚣张,带着学弟学妹去凑热闹。

五条这个人,尽管出了名的难搞,但在对待学生上相当不摆架子。有几个胆子大的完全把校规抛之脑后,径自打听起隐私:“sns可以互关吗?”“你的外套好帅。”“来京都去哪玩了吗?你是不是很讨厌京都啊?”“你有女朋友吗?”

“我忘密码了。”“谢谢。”“还好啦。”

而他也一一作答,末了还不忘记摘下墨镜,在熠熠生辉的闪光特效中回答隔壁校女学生的关键问题:“我暂时没有女朋友。”

那副嘴脸简直能拍下来发布到社交网络“女友募集中”这种话题内。

百合加正在为校长添茶,起身时抬手贴住胸口,没来由翻了个白眼。

这一天的姐妹校之战,京都校惨败。

乙骨忧太仅凭一人就证明了独挑大梁的能力,况且还有里香加成,堪称无人能敌。

乐岩寺嘉伸脸色铁青,吹胡子瞪眼走了。其他教师也要么瞠目结舌,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要么扼腕叹息,面对咒术界最强和最强的弟子毫无斗志。百合加被叫去一起开总结反思大会,做报告一直做到晚上十一点。

中途五条悟发来大概每隔一刻钟发一次消息。

九点半时,她才勉强抽空回了一句:“今天算了。”

结果他又开始问“为什么”。

百合加懒得理他,这个人一聊起来就没完,明明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还像青少年一样患有手机依存症。

散会时,她还被单独留了半个小时,聆听新修订的关于五条悟这个人的对策。结束时,她已经连“五条悟”这个名字的任何一个假名都不想看到了。满足身体的约会泡汤,她索性一个人散步去之前和歌姬吃过东西的lawson买宵夜。

馒头种类还不少,她站在收银处左摇右摆地挑选。背后忽然传来声音,年轻男生说:“角煮那个还不错。”

她回过头,看到对方时首先陷入短暂的茫然。好像在哪里见过,但又不是那么的清晰——

藤崎浩人友好地掏出零钱:“要一起结帐吗?”

百合加连连摇头。最后,她还是只买了冰淇淋,等付完帐出去,男高中生就站在自动门外等她,手里同样拿的是冰淇淋。她没来由有点防备,对方却若无其事主动发起话题:“不会太冰吗?”

被说这话时,她刚好被一大块冰淇淋冰得头痛。他忽然靠近,趁她被冰到的时候伸出手。温暖的手心贴着额头,轻轻揉着太阳穴,笑容温柔得滴出水来:“好些了吗?”

“嗯。”百合加慢慢回应,却稍微退了两步,哈着气稍微恢复了精神,“你还是学生吧?明天要上课的话,还是赶紧回家吧。”

藤崎浩人站在原地,对她的问题避而不谈,反倒询问:“你喜欢自己的能力吗?”

她感觉后背被什么利器抵住了似的,原本用木勺刮下的冰淇淋也僵在原地。百合加缓缓抬起头,小指和无名指抵住绑在腰间的佩刀。“你是谁?”她故作无事地问。

深夜,便利店前的空地上,男高中生与女代课教师对峙着,即便,好像只是后者单方面的提防,在前者看来全然不值一提。

“做自我介绍之前,要讲的事还挺多的。”藤崎浩人轻飘飘地坐到长椅上,无需张望,就能直截找到监控摄像头,甚至朝它挥手致意。他说,“我问你,神和人,你认为哪个比较强?”

“什么,你是传教者吗——”她反而一头雾水。

“不不不,我可是无神论者啊。虽然不是大家常说的那个‘无神论者’就是了。不过,你这个世界好像的确没什么神明可言,真是一片净土啊。”

她留意到他的措辞:“‘你这个世界’?”

“这么说吧,我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另一个同样有太阳系、地球、日本、东京的世界来的。”

百合加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藤崎浩人则露出束手无策的笑容,终于,他说:“看来你是不相信了。那这样吧,我问你,你知道东京有几个区吗?”

“废话,当然是二十……”她原本信誓旦旦要说出答案,可脑内迅速流过的名字数量似乎有些不对劲。

“你有没有发现,其中有些区是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呢?还有,有些学校、事务所,甚至于国家机构,都好像是突然出现的。”藤崎浩人拆开自己买的那盒冰淇淋,包装纸的响声有些刺耳,“就拿你比较熟悉的打个比方吧,你有个朋友叫太宰对吧?”

百合加终于有机会插嘴,却是底气全失的质疑:“你怎么知道?”

“他一般在横滨活动,但是,横滨也是有术师分布的吧?按理说,咒术师才是日本真正的掌权者,不是吗?为什么会是黑手党或者区区侦探畅通无阻?”藤崎浩人用轻松愉快的语气普通地挑战着一般人脑内此刻默认的常识。

头痛得好像要炸开了一样,但并非是因为运转过速。她皱眉,感觉就像有不可违抗的力量什么在阻止她继续想下去一般。

而藤崎也在这时抚掌,号令一切停止:“想不起来也没关系。因为这是神的恶作剧……不,或者说是人类拥有神的力量才能办到的事。不论如何,先来回答我的问题。”

负荷超载,她望向他。

男高中生问:“你愿意被锻造成我的神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