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排球少年]青春未完待续 》井汐

闪闪发亮的少女

“龙……听森然的经理说,今晚她们准备放线香花火。”

“嘤——太棒了!夕,果然合宿要有试胆大会和线香花火啊!……对吧,虎?”

“还……还有Girl’talk……”

“呃……别……别提了……”

这一晚的自主训练休息时间,在第二体育馆门口悄悄聚在一起的田中龙之介、西谷夕和山本猛虎三人,原本正在为之前偶然听到的线香花火的事情而感到兴奋不已……却因为山本猛虎忽然提起了昨晚的“Girl’talk事件”,面前的空气一下子陷入了短暂的沉寂中。

所谓的“Girl’talk事件”……是由西谷夕发起的“好想知道社团合宿的时候女经理们都在聊什么呢!”的计划,作为同年级的好朋友,田中龙之介二话不说的便加入了他的计划之中,顺便还捎带上了音驹的伙伴山本猛虎。

“正是因为音驹没有女经理,所以我才更想探索女经理们的世界……”山本猛虎感叹的两眼泪汪汪。

不同于田中龙之介和西谷夕的目标——清水洁子,他的目标是青井羽未——自从上次东京远征的时候,他就对这位漂亮的不像普通人的前偶像一直记挂在心,犹如一见钟情。即便音驹的主将黑尾铁朗在注意到这件事之后一再提醒他不要做出失礼的举动,孤爪研磨也总是能够发现他在训练的时候被悄悄看她以至于经常分心……

可他就是忍不住啊!

毕竟……她是如此的漂亮,如此的可爱……

“青井San确实可爱……但我们永远是洁子San的坚持拥护者!”

“没错!”

“不……不能都喜欢吗……”

“猛虎——!!!”

“真的……不能都喜欢吗……?”

“……”

山本猛虎的话,让田中龙之介和西谷夕陷入沉思之中,是啊,就像他们喜欢偶像一样,没有人规定只能饭一个爱豆啊……所以……

“可以倒是可以……”田中龙之介非常挣扎,“不过……洁子San在我心里的地位永远是不一样的。”

“洁子San是女王……”西谷夕补充,“青井San更像是公主……”

“女王也好公主也好,都是你们乌野的……”面对两位少年如此挣扎的样子,山本猛虎脸上的泪又多了两行,“可恶,你们乌野真是太狡猾了……”

所以说……

“无论任何人都不能接近我们的女王和公主,反正洁子San和青井San谁都不喜欢!”莫西干头少年强势总结道。

“没错……”经过了一天的挣扎之后,想通了的西谷夕立即附和,“虽然昨晚青井San在枭谷经理的逼迫下说自己喜欢武田老师,可是我已经向大地前辈确认过了,武田老师是青井San的亲舅舅。”

“……也就是说,青井San也和洁子San一样,看不上我们所有人!!”田中龙之介补充。

“是的……看不上我们……所有人……”山本猛虎终于哇的哭出了声,就像是如释重负一般——

“……总之,大家都被无视真是太好了!”

Chapter 27 闪闪发亮的少女

残余的夕阳被山坡完全吞没的一瞬,视界中的暗橙色也攸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被点亮的昏黄路灯,像是将周遭的寂静也一并点亮一般,令回荡在空气中的虫豸鸣响更加的清晰。

森然高中二号体育馆门口,三位内心释然的少年深吸一口气,正准备回去继续训练,却在抬头之时,迎来一名身穿水蓝色浴衣的纤细身影。

“学长们好。”

少女清脆的问候含混在不绝的蝉鸣之中拂过耳侧。

而前一刻还印在视野中的,那包裹在浴衣之中的端丽容姿,仿佛只是虚幻的浮现了一瞬便悄然消失……脑海中只剩下她莹白如雪的肌肤,明净澄澈的双眼——若不是微微扬起的嘴角捎带着一丝真实的温度,她当真漂亮精致的仿佛人偶一般。

三位少年像是在顷刻之间被抽去了灵魂,充分的体验了一次什么是“心空”的感觉,直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才回过神来。

“刚刚那是,羽未……?”

声音的主人是枭谷的二传手赤苇京治,他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惊讶和疑问。

“是……是青井同学没错。”回答他的是木兔光太郎,这位总是很活泼又直爽的少年似乎非常震惊,“赤……赤苇……之前没有看出来……青井同学……原来……是大美女!?”

——“咚!”

听到男生这么说,这边厢魂魄刚刚收回来的三位少年纷纷倒地,忍不住在心里嚎叫。

“枭谷的王牌——你……你也太迟钝了吧!”

还有……

“为什么枭谷的二传刚刚可以那么平静的直呼青井San的名字啊!!!”

从现在开始,枭谷就是我们乌野和音驹共同的敌人了!

三位少年如是想。

*****

羽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在收到及川彻的LINE信息之后,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就跑了出来。

还穿着这身……浴衣。

幸好,她没有换木屐,脚下还是运动鞋。

因此她从森然校门口的坡道上走下来的时候,身体依然是轻盈的。

“及川……学长……”

没有想到及川彻真的会出现在这里。

昏黄的路灯下,看不清他身上的T恤到底是浅绿色还是浅蓝色,也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好……好久不见。”

她只能注意到他在抬起头来的一瞬,肩膀很明显的颤动了一下,随之而来的,还有紧张的声音。

“……青井San。”

有淡淡的尴尬在上浮着,附着在尘埃里,随着路灯的灯光聚集成一缕一缕的光束,飘散在头顶。

这种尴尬……是事实上羽未和及川彻只见过一次(算上“曾经”的经历也只见过两次),在LINE上也没有怎么沟通过(基本都是已读不回),所以……

在终于走下坡道,看清男生的脸之后,她立即询问道,“及川学长……为什么会在这里?”

不……或许应该换一个问法。

“为什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

羽未问的非常直接。

直接到她忽略了及川彻的眼神。

像是聚满了某种不可思议的慌张一般,男生在盯着她看的同时,呼吸有些急促。

“我……”在下一刻,他甚至别过脸去,对着一旁的空气开口,“……我今天刚好在附近,和家人参加完一个婚礼。”

刚好在附近?

确实很巧,可是……

“及川学长是从我发的照片上得知我在这里的吗?”羽未开始回想她所拍摄的坡道的画面,“及川学长以前来过这里?”

“嗯,国中的时候来过。”男生终于转过脸来,和羽未的目光再次交汇,“当时,森然正在举办秋日学院祭。”

并不是错觉……呼吸已然变得平静的男生,嘴角勾起了一贯的弧度,“青井San拍的坡道,虽然这附近有很多相似的,可是只有森然的坡道有长期训练俯冲之后留下的脚印。”

“……”

羽未怔了怔,心想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脚印什么的。

而且,光线还那么暗……

……观察力也太强了吧!

“嘛……我的观察力确实还不错。”仿佛看穿了羽未心里的感叹,及川彻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

这是羽未所熟悉的——“当初”透过演播室的屏幕,看到过无数次的神情。

那仿佛可以洞察一切的……自信。

“哦……很厉害。”

被回忆再次影响的羽未,大概是心里仍然对及川彻抱着主观的“不爽”……竟不由自主的模仿了一下月岛萤的嘲讽脸,冷冷的说道——

“所以说,及川学长是来这里怀旧的吗?”

*****

说完羽未就后悔了。

她实在非常不适合嘲讽……

尤其是,及川彻在听完她的话之后,忽然“扑哧”的笑了一声。

“……”

可恶……这家伙在笑什么!?

笑她拙劣的演技吗!?

羽未嘴角微微抽搐着,心想算了不和他计较,正准备开口说“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回去了”……却蓦地看到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平稳的开到了及川彻的身后。

是丰田的Land cruiser,硬朗的车身线条,犹如袭入夜之海洋中的一轮巡洋舰。

“啊啦……”在车停稳之后,车窗随着平静的嗡嗡声缓缓落下,一张漂亮明艳的脸孔映入视野,“这位就是彻一直想见的女朋友吗?”

“才不是呢,彻已经和女朋友分手了。”后座传来的一个熟悉的童声,“不过话说回来,这不是BlueShark San吗?”

“小猛君?”

看到从落下的车后窗中探出的小小的圆脑袋,羽未又是一怔。

这是……

“好久不见了,BlueShark San~~”小猛君帅气的朝羽未摆了摆手。

“嗯,好久不见……”羽未一边想着在这种场合叫网名也太尴尬了吧,一边又朝驾驶座上的漂亮女子点了点头。

女子大概30岁左右,留着一头亚麻色的长卷发。

“欸——是小猛也认识的人吗?”她的声音持续惊讶着。

“嗯嗯,妈妈……BlueShark San打游戏超级厉害的~!”

原来是小猛君的母亲!?

也就是说……是及川彻的姐姐了?

怪不得,她的眉眼和及川彻有些相似。

“彻,你又带小猛去游戏厅了吗?”听到小猛君这么说,漂亮女子朝这边的及川彻飞来一记犀利的眼刀。

“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只是带小猛去排球教室的时候顺便经过嘛……”及川彻的语气里透着无奈,“姐,你让我和青井San说两句话好不好。”

“可是我们还要回仙台,已经很晚了……”及川姐姐皱起眉头,“再说,若不是你要求绕路到这里,我们早就上高速了。”

……绕路?

羽未有些懵的看向及川彻,只见男生叹了口气,苦笑道,“抱歉青井San,让你跑一趟。”

“……”

“不过,能看到青井San这副样子,我也心满意足了。”

“……”

羽未完全不知道应该回应什么。

因为这一切都发生的太过莫名其妙。

不过也符合及川彻这人在她心里的印象……就是不喜欢按常理出牌。

所以……

“没事,再见,及川学长……还有小猛君,大家,路上小心。”

羽未朝突然出现在这里的一行人挥挥手。

是时候向他们告别了。

“彻这是又打算交新女朋友了?还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

大概是绕路的事情让及川彻的姐姐极为不爽,所以在临走的时候,她向坐在副驾上的男生补了一刀,“这是第几个了?有二十个了吗?这次要搞远距离恋爱了吗?”

“姐——!”及川彻一脸尴尬的打断她,立即将头探出窗户,朝正目送他们离开的羽未“解释”道,“青井San,别听她胡说,我只交过三个女朋友,只有三个。”

“哦……”

关我什么事?羽未想。

话说回来,三个女朋友……很少吗?

“青井San,下次再见。”

“……”

男生的声音随着关上的车窗蓦然消失。

黑色的车身也在一个下坡之后彻底淹没在了夜色之中。

Land cruiser的引擎声真好听啊……

羽未在收回目光的同时,在心里不由自主的感叹。

【叮、】

转身的时候,手中的手机响了一声。

羽未迅速滑开屏幕,又看到了及川彻的粉色兔子头像发来的消息。

【想知道青井San对我的印象如何】

欸?

什么鬼?

羽未再次懵逼。

不过,要说对及川彻的印象的话……

“羽未。”

正当她在思索着该如何回复的时候,头顶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清淡的声音。

羽未立即抬头,便看见了面前的坡道的顶端,伫立着一个纤瘦的身影。

“研磨?”

认清来人之后,她收起手机,乘着银白的月色,踏上台阶。

下一刻,原本站在顶端的男生也走了下来。

两人就像是在一片沉郁之中急速一般。

不断缩短的距离之内,他的声音不偏不倚的落了过来。

“羽未,刚刚的男生是谁?”

欸?

他看到了?

“……”羽未愣了一下,在坡道中央和研磨汇合之时,迎着男生的目光,她微微喘了口气,回复道,“是认识的人,刚好路过这里。”

“哦……”研磨轻轻的应了一声,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她。

他的瞳孔中,像是有什么在晃动着,令羽未忍不住问道,“研磨,你怎么来了?”

“因为大家都在谈论羽未。”

说这句话的时候,羽未感觉到研磨又朝她靠近了一些。

“说羽未穿上了浴衣,非常可爱什么的。”

而在靠近之后,他的目光又蓦地移开,像是落在了羽未耳侧的发卡上。

以至于他淡淡的声音……听上去犹如耳语一般。

羽未只觉得耳根泛起一阵轻柔的痒。

“羽未,又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垂下眼眸的羽未,心里被无奈填满,“我现在……现在就回去好好和学姐说。”

她知道自己又被研磨看穿了。

无论是穿浴衣的事,还是跑出来见及川彻的事情……明明都是可以拒绝的,却因为“反正可以做到”,便在无意识之中回应了对方的要求。

“回去么……”

男生清淡的声音含混在夏夜的微风里,似是带着一丝温热。

“可是,我不想从这里回去。”

“欸?”

下一秒,这份温热的质感随着他抬起的手,顿然袭入羽未手腕处的肌肤和脉搏。

在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他拉起来的一瞬,他的声音像是在一瞬之间急转直下,仿佛切开了周遭的空气。

“羽未。”

近在咫尺的视界里,只剩下他温柔的眼神。

“和我一起稍微绕下远路吧。。”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