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排球少年]青春未完待续 》井汐

独自一人的少女

羽未顺了一下呼吸,回复道,“前面……岩下公寓。”

身侧的男生“哦”了一声,轻轻的扶住她的胳膊,“走吧。”

“……嗯,谢谢。”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将周遭全然笼罩。

凉风阵阵拂过脸颊和脖颈,与咫尺身旁相隔的温暖形成鲜明对比。

月岛萤只是用手扶着羽未,似乎是在刻意保持距离。

但即便如此,羽未已经很是感激。

若不是他及时出现,她可能会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她曾遭遇过练舞太累而在练习室的地板上睡着的时候,也曾遇到参与户外综艺节目被撞伤擦伤摔伤的时候……但,都和此刻的体验全然不同。

腿脚的无力感,胸口的沉闷,以及,头像是被什么挤压似的疼痛……这些感觉像是交织成了一张网,将她的思绪也好,行动也好都全然束缚。

她想要尽快摆脱这样的感觉……却仿佛越是挣扎,就被束缚的越紧。

“是这里吧?”

一路沉默着。

好不容易走到了公寓门口。

男生的声音像是从上方坠落下来,带着一股轻柔的力度,牵动着羽未点了点头。

“嗯……”

“那……”月岛萤似是顿了顿,“……你一个人可以回去吧?”

当然可以。

羽未没说话,只是继续点头。

“哦。”迎来她的回复以后,男生将她的胳膊松开,“那,我走了。”

“……嗯。”感觉到身侧的温暖蓦地消失,羽未扯了扯嘴角,“……麻烦月岛君了。”

*****

羽未没想到自己会在楼梯口陷入苦战。

眼前那些往上攀爬的阶梯好像在一瞬之间变得遥不可及。

以至于她抬了半天的脚,都没有踏上去。

“喂。”

她更没想到的是,在她第N次踩空的时候,熟悉的声音又拂过头顶。

不知为何折返回来的月岛萤,又将她的胳膊扶住。

“你家住几楼?”这么询问的他,像是叹了口气。

羽未微微一怔,随即说道,“……二楼。”

“哦。”

“你……”

“别说话。”

“……”

似乎并没有必要做多余的沟通。

羽未明白男生是想帮她。

而在他的帮助下,她终于顺利的走上了二楼。

尽管……这个过程异常缓慢和艰难。

她也不清楚男生的耐心是否在消磨殆尽。

她只知道……在他将她送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必须得道谢才行。

“……谢谢。”

“你真的住这里?”

欸?

羽未回过神来。

这才意识到……男生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她用钥匙插了半天都没有插进门锁。

……又看了一眼门牌号,是这里没错啊。

那为什么……

“啪嗒、”

在她思前想后的时候,面前的门被打开了。

是月岛萤……大概受不了她迟缓的动作,直接“抢过”她手里的钥匙对准锁芯。

羽未又想说谢谢。

可是嗓子眼就像是被堵住了似的,无法发声。

男生迎着她的目光,又叹口气,“青井,要谢等以后再谢,你现在大可不必再说话。”

“……”

好的……她知道了。

Chapter 51 独自一人的少女

离开的时候,月岛萤再次确认了一遍她一个人有没有问题。

没法说话的羽未……先是点点头,又摇摇头。

“到底是有问题还是没问题?”

“……”

完蛋了……这个时候应该点头还是摇头来着?

羽未感觉自己完全混乱了。

“算了……”见她如此,男生的嘴角似乎抽搐了一下,“你先进去吧,我确认你没事了就关门走人。”

嗯……

收到月岛少年的指示,羽未乖乖的踏进了房门。

又十分安静的在玄关拖好鞋。

“唔……”

只是……脚刚刚踏上里屋的地板,膝盖忽然又是一软,她即便迅速的用手扶住了一旁的墙壁,身体还是不受控制的滑了下去。

“喂!”

下一刻,月岛萤推门而入。

在肩膀被一股温暖笼罩的一瞬,她觉得自己的意识就像是进入了一团迷雾里。

半梦半醒之间,她感觉到自己被抱了起来。

腾空的身体,仿佛轻飘飘的浮在云端。

但只是一会儿,又缓缓下坠,落入了柔软的被窝里。

是熟悉的气味和质感。

熟悉的,令她安心。

……好想就这么睡过去。

可是,脑海里好像有个声音在提醒她,得醒醒,醒醒!

否则……

“……”

在和潜意识的对抗中,羽未终于睁开了眼睛。

视界先是一片模糊,又在注意到不远处坐着一个人时蓦地清晰起来。

……是月岛萤。

此时此刻,男生正低头在看手机,他的眉心紧紧蹙着,像是在艰难的思索着什么。

“咳咳……”

羽未不受控制的咳了两声,然后迎来了他的视线。

“青井。”他的目光被挡在眼镜镜片的后面,声音清晰飘来,似是带着一丝不悦,“武田老师手机关机了,我给他留了言。”

羽未动了动下巴,以示了解和感谢,便见他继续开口,“你家里有没有温度计和退热贴?”

摇头。

她压根没有准备这些东西。

“那借用一下钥匙,我去买。”

啊……那太麻烦你了。

羽未在心里挣扎了一下过后,还是点了点头。

好,去吧……

钥匙放玄关的台子上的,他应该知道位置。

对了,还有钱包……

……唔,算了,等以后再说吧。

等她好了以后,一定会好好感谢他的。

*****

月岛萤离开以后。

羽未一直在提醒自己不要睡着。

半梦半醒之间,时间流逝的速度好像也变得不太正常。

她只是觉得男生好像才刚走一会儿就回来了。

她努力睁大眼睛,看见他将手里提着的一大袋东西放到圆桌上。

然后,他又从袋子里拿出了什么,朝她走来。

羽未的目光先是定在他的腿上,但只是片刻,他忽然俯下身来,似是蹲坐到了床边,将一根白色的什么递到她的面前。

“量体温。”

好……

原来如此。

羽未收回目光,配合的张开嘴。

她半闭着眼睛,听见房间里传来各种细碎的响动——翻弄口袋的声音,打开类似纸盒的盖子的声音,还有搅动着什么的声音。

这些声音像是一个个细碎的音符,在她朦胧的意识里谱写着轻柔的旋律。

没过多久,她又听见了他的声音,“时间到了。”犹如乐谱上的渐强记号,落进咫尺的空气里。

羽未感觉到嘴里的温度计被他拿走,渐强音再次坠入耳畔,“38度5.”

……唔,这算严重吗?

羽未对体温没什么概念。

而月岛萤似乎也不懂……只是总结了一句“确实在发烧”,便陷入了沉默里。

悉悉索索的响动再次传来,不久之后,额头被一片冰凉覆盖。

男生给“确实在发烧”的她贴上退热贴,随即询问道,“你想不想吃东西?”

想……还是不想……

羽未自己也不清楚。

她没有吃晚饭,因为没有胃口。

可是现在,她又觉得很饿……

那就是……想吧?

经历片刻纠结的她点点头。

然后,用手撑着床坐了起来。

*****

羽未认为自己还没有到需要别人喂饭的地步。

月岛萤应该也没有这个打算。

所以他只是将从便利店买来的白粥放到她摊开的手掌上,然后又自然而然的递上了勺子。

很好,谢谢你……

心领神会的两人,无需太多交流。

羽未默默的吃着白粥,不烫也不凉,温度和口感都很适宜。

虽然真的一点味道也没有……

却好像带着一种神奇的力量,令她产生了体力恢复的错觉。

“月岛君……咳……”

于是,在吃了几口之后,她终于忍不住出了声,“真的……麻烦……咳咳……你……咳咳……”

果然是错觉。

虽然力气是有了,但是咳嗽却……

“你能不能别说话?”

“……”

对不起……

羽未明显感觉到男生的耐性似乎已经被消磨到了极点。

她一边觉得非常抱歉,一边很想对他说,“没关系,你走吧,我现在意识很清醒,应该没事的。”

不得不说,在这一点上,月岛萤非常聪明。

他迅速接到她的眼神暗示,然后说道,“等武田老师回来我就走。”

好,好吧……

羽未继续往嘴里送了两口白粥。

随即在心里祈祷:舅舅你快点回来吧……你再不回来的话感觉月岛少年要骂人了。

羽未觉得自己甚至可以脑补月岛萤会“骂”什么。

比如这么大一个人竟然会感冒发烧,比如家里竟然连温度计和退热贴都没有……最重要的是,在“你一个人到底有没有问题”这件事上,她明明认为自己没问题,却又在不经意间接纳了他的帮助……

如果换作是其他同学,一般只要送回家就万事大吉……毕竟大家的家里都有父母或是兄弟姐妹处理后续。

可他偏偏遇到了她。

送回家不说,还帮她开门,然后又把体力不支的她搬到床上去。

这样也就算了……

去便利店买东西,还得陪她在这里等“监护人”回来。

平时最怕给别人添麻烦的羽未……却在今天给别人添了一堆麻烦。

而且这个人偏偏还是和她一直不太对盘的月岛萤……

抱歉。

她想立即道歉。

可是一想到他刚刚那句“你能不能别说话?”……她只好迅速的将想说的话全部吞回心里。

沉默的空气,尴尬好像越聚越多。

羽未的胃口已经消失殆尽,只是将勺子咬在嘴里。

呜呜呜……舅舅啊,舅舅,你的会议还没开完吗?

羽未强撑着意志,将手里的碗放到床边的柜子上,然后满心期待门口传来武田一铁的声音。

却没想到等来的……是席卷全身的,再也无法阻挡的,睡意。

*****

翌日。

乌野高中一年四班的教室,靠窗的最后一排座位空着。

不久之前,班主任伊吹先生在点名时说,“今天青井同学家里有事,请了假。”

……家里有事?

月岛萤看向自己的邻桌,眉心下意识的微微蹙起。

昨晚,直到等到快10点,武田一铁才从学校里回来。

在他回来之前,青井羽未已经睡着了。

她的气息听上去很平稳,还在轻轻的打着呼……

在贴了退热贴以后,身体似乎也没有那么烫了。

这是月岛萤所知道的情况。

于是,他便将这些情况,以及他为何会在这里的事情,全数告诉了武田一铁。

在收到老师的谢意之后,即便心里还有很多疑问,他也不方便再多作逗留。

毕竟,一个男生,一直呆在独自居住的女同学的家里,本来就是不妥的事情。

而且,这个女生还是有男朋友的……

“月,你怎么了?”

“没事。”

大概是一直处于若有所思的状态。

课间时分,月岛萤收到了来自好友山口忠的关心。

他确实没事,倒是她……

说实话,从见到青井羽未的第一天起,月岛萤就在试图和她保持距离。

在他眼里,他们压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曾经活在镜头前和大众视野里的偶像,突然隐退,然后来到乌野这样小镇上的县立高中读书……怎么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而且,最令他觉得不舒服的,是她明明看起来非常显眼,却总是摆出一副“我很平凡,我是普通人,大家不要关注我哦”的样子。

平凡吗?她那个外貌就一点都不平凡。

还一直强调自己是普通高中生……普通高中生可以马上做出东大还是阪大的入学考试题吗?普通高中生可以无障碍的和外国人随意交流吗?普通高中生可以拿着据说是自己做的手机软件一边操作一边说出“目前正在测试阶段”这类的话吗?

而且,明明不是乌野的经理,却三番两次的跟着排球部的大家一起来合宿。

其他学校的男生看到她眼睛都要直了,她却好像习惯了那些目光似的,一脸平静。

“青井同学好厉害!”

“还好……”

就像是一种无形的炫耀。

佯装出不经意的、不以为然的态度,却频繁的吸引了所有人的关注。

对于这样的人,月岛萤只觉得火大,并且,一点也不想对她产生更多的在意。

可是……

越是不在意,她就越要出现在他的眼前。

就像是中了诅咒。

她竟然转到了他所在的班级,还恰好被安排成了他的邻桌。

这下好了……即便不想和她有更多的交流,但是随堂测验也好,实验小组也好,值日也好,都将他们绑在了一起。

最可怕的是,在渐进的时光里,他察觉到了自己的想法在发生变化。

原本在他心里,那个伪装出“平易近人”模样的她,其实是真的在努力的融入这个群体。

也是真的,在努力的实现目标……

“你的字好丑。”

“汉字全部写错了。”

他的打击影响不了她。

反而令她越挫越勇。

“你已经不怕黑了?”

他的嘲讽也影响不了她。

反而令他自己心软下来。

那一次……两人被关在仓库里,黑暗中,他无时无刻的不在观察她的反应。

他在意她害怕,在意她的伤势。

在意她总是那副无所谓的样子,是在刻意的迎合……

即便被隔壁班的人用手肘击中脸,也轻易原谅了对方。

青井羽未,你为什么不生气?

难道,在这里,你也想像当偶像的时候一样,试图得到所有人的喜欢和认同吗?

难道,你没发现……即便你说了自己有男朋友,那些男生还是会不由自主的看向你吗?

因为在他们的眼里,你的男朋友是虚拟的,是编造出来的谎言。

就像是排球部的大家也都难以置信,为何在合宿的时候,你会忽然选择和音驹那个一点也不显眼、随时都在隐匿自己存在感的男生交往一样。

……你想因此告诉别人,这么优秀的、可爱的你,其实也是很普通的,对吧?

否则,你为什么会选择他呢……

况且,他还在东京。

在你生病的时候,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甚至不能立刻出现。

“请问,武田老师今天没来吗?”

第三堂课结束以后,月岛萤终于忍不住去教师办公室找武田一铁。

却被告知,武田老师今天上午请了假,下午才会来。

青井羽未请假,老师也请假,难道……

即便不承认自己是在担心,月岛萤还是拿出手机,拨通了武田一铁的电话。

【嘟嘟——】

几声提示音之后,电话被接起,【喂】听筒那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武田老师,是我】

【月岛君?】

【嗯,老师,你现在是不是和青井在一起】

空气似乎凝滞了片刻,【……对,我现在在医院】

月岛萤下意识的深吸口气,【青井……很严重吗?】

【唔……】武田一铁的语气似乎有些为难,【小海昨晚一直在发烧,咳嗽也越来越厉害,所以今天早上我把她带到了乌野综合病院】

【……】

【做了很多检查……检查报告……】

像是被什么干扰了,信号忽然变得不太好。

月岛萤立即沿着楼梯口往楼上走,边走边说,【老师,不好意思,你再说一遍】

【……就是一些检查,还在等结果】

快要到天台的时候,信号终于恢复了通畅。

月岛萤停下脚步,正准备推开天台的门。

随即,因为武田一铁的下一句话,他重重的一愣,手僵在空气里。

——【根据目前的初步判定,是肺炎】

*****

东京都立音驹高等学校,三年五组。

上午最后一节课结束后,踏出教室的黑尾铁朗,正从制服口袋里摸出手机,准备翻一翻最新的体育资讯。

却没想到,刚划开屏幕,便迎来一通来电提示……

而且,还是来自一个意外的人。

【哇哦】他迅速按下接听,语气里满是难以置信,【这是吹的什么风,月仔竟然会给我打电话】

【黑尾San】听筒里,月岛萤的语气平静,听不出什么情绪,【有件事,帮我向你们的二传手转达一下】

【欸?】黑尾愣住。

月仔有事要向研磨传达?什么情况?

正当黑尾浮想联翩之际,电话那头的男生似乎顿了顿。

【……】

下一刻,他原本平静的语气像是带着一丝挣扎般,终于有了起伏。

——【……青井羽未得了肺炎,现在正躺在医院里。】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