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排球少年]青春未完待续 》井汐

角色扮演的少女

“我喜欢你。”

“我一看见你就心动。”

“我想让你当我女朋友。”

以及,“我把你当未来老婆看待。”

——对于经历过漫长偶像生涯的羽未而言,无论是在演唱会、LIVE公演还是握手会上,这些话都是经常听到的。

那时的她,总是会绽放出招牌的笑容,对所有如此对她说的人回应一声,“谢谢哟~~”

谢谢哟。

是上扬的、可爱的语气。

并不是伪装,而是发自内心的,对于支持她的粉丝回报着感谢。

所以……

“一看你,我就会心跳加速。”

所以,在听到这句话以后……她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回应道——

“谢谢。”

“……”

面前的男生微微怔了怔。

空气陷入了短暂的寂静中。

直到他蓦地勾起嘴角,像是料到一般,语气平静的说,“青井同学,应该经常听到这句话吧。”

“嗯……”羽未立即老实的点点头,但随即又摇摇头,“不过毕业以后还是第一次……”

“毕业?”

“毕业就是我以前所在的那个团体的说法,离开就被称作毕业。”

“听上去和从学校毕业的感觉差不多。”

“嗯,其实意思蛮像的。”

毕业,意味着结束一段人生,从而走向另一段人生——对羽未而言,这段崭新的人生尚处于初始的阶段,她有很多不习惯的,需要适应的地方。

“那个,赤苇学长……”

在适应的过程中,听清楚别人所说的,以及好好表达自己的想法,都是非常重要的。

“我刚刚说谢谢,是以前养成的习惯。”羽未想把自己此刻的想法简单直白的说出来,“不过虽说是习惯,但每次感谢都是真心的,因为偶像就是靠粉丝的支持和喜欢生存的。”

“那我也应该说谢谢。”

赤苇注视着羽未,平静的说道,“谢谢青井同学对我说这些,毕竟……”

男生的眼眸中透出一丝温柔的笑意,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似的——

“……毕竟,出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对异性产生这样的心情,说出来感觉舒服多了。”

Chapter 20 角色扮演的少女

告白吗?

这是告白吗?

羽未的大脑忽然闪过这个曾经在歌里经常唱到的词语。

可是……

“在东京合宿那一晚见到青井同学的时候,就觉得真的长得很可爱,果然是电视里出现过的人啊。”

“但是青井同学讲话总是会注视着人的眼睛,也会耐心倾听别人说话,没有那种明星的距离感。”

“很高兴能在这次合宿的时候再次见到青井同学,尤其是看到你在球场边用平板电脑记录着数据的样子,该怎么形容呢,有一种专业人士的感觉,很吸引人。”

“第一次觉得不对劲,是青井同学把荒野老师手绘的手机壳塞给我,再加上木兔前辈在旁边煽风点火,那一瞬间我产生了要是我和青井同学因此关系更近一步就好了的想法。”

“到后来,每次看到青井同学,我都会有心跳加速的感觉,尤其是青井同学用平板电脑跟我说着代码BUG什么的时候,是真的非常让人心动。”

“大概就是综上所述的这些,让木兔前辈也察觉到了我的心思吧,所以他才会说我把队服外套那给你穿是故意在赶流行,但当时真的只是怕你感冒才这样,没有其他意思。”

???

这应该……不是告白吧。

即便并没有实际的恋爱经验,但唱过不少情歌,也参加过恋爱综艺的羽未……不觉得赤苇少年这种犹如在诉说着别人故事般的语气,是告白。

告白,绝对不是这样的……

所以……

“赤苇学长,你刚刚说队服外套……赶流行……是什么意思?”羽未在男生的说的一堆话里捕捉到了重点,便立即询问道。

“青井同学不知道吗?”男生继续语气平静的开口,“前辈们说最近的流行是,把自己的衣服给对方穿,就代表喜欢。”

*****

羽未真的不知道有这样的流行。

不,她的第一反应是,这个流行什么的……该不会是随口编的吧?

“我也觉得像是编的。”男生就像是看出了她的想法,“不过,看到音驹的孤爪研磨君这么做之后,我又觉得,大概是真的吧。”

“欸?”

研磨?

关研磨什么事?

难道……

羽未蓦地想起研磨让她穿音驹外套的事,“呃……”她的嘴角抽了抽,立即解释道,“研磨那个,你误会了……”

“误会?”

“嗯。”羽未点点头,把她之所以穿音驹外套的理由简单直白的告诉了赤苇,“总之,就是COSPLAY而已。”

“角色扮演么……”赤苇少年竟然立即GET到了COSPLAY的含义,“青井同学,有向孤爪君确认过吗?”

“欸?”确认什么?

“确认他让你穿音驹的队服,真的只是想让你角色扮演一下音驹的经理,仅此而已。”

“……”

这个还需要确认吗?

这个不是灰羽列夫说的吗?

呃……也对,研磨好像没有这么说过。

可是,他当时也没有否认啊。

赤苇的话令羽未陷入纠结中,以至于左手手指那两道明明已经不痛的伤口好像也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羽未忽然觉得,面前这位赤苇少年,是一位不得了的人物……他的观察力着实惊人,并且可以用那种非常正经的语气说出其他人可能会面红耳赤才能说出的话。

“赤苇学长,有人跟你说过你很擅长吐槽么……”羽未情不自禁的感叹道。

“队友说过。”男生点点头,“说我经常吐槽木兔前辈。”

“呃……”

果然……羽未想,赤苇少年和木兔少年的这个配置,简直和搞笑艺人组合的配置一毛一样,一个负责装傻卖萌,一个负责犀利吐槽……

不过要是他们真当搞笑艺人的话……这颜值也太高了。

不自觉地思绪又飘远的羽未,没有注意到面前的男生神色的变化。

赤苇一直注视着她,像是在她的脸上探寻着什么,却又似乎没有找到答案,便只好在留下一句“青井同学,下午见”之后,离开了食堂。

至于羽未,因为晚餐的准备工作基本已经做好了,所以下午她继续回到球场上,帮助大家统计数据——大概是穿着音驹队服的缘故,她被理所当然的分配到了音驹。

第一场练习赛是对生川高中,对方的主将强罗昌己对于羽未的样子非常迷惑,连忙问一旁的队友是怎么回事。

得到的答复是:“听乌野的人说,青井同学只是在COS音驹的经理而已。”

“扣死?什么扣死?”

“就是音驹不是没有女经理嘛,他们就让青井同学扮演一下。”

“……”

并不是错觉,羽未在生川的那群少年眼中捕捉到了一丝“这也太自欺欺人了吧”的情绪。

她忽然觉得,音驹的人听到这样的话,应该会不开心吧。

可是……

“角色扮演又怎么样!?”山本猛虎一副“有本事你让她去你们学校扮演”的神情,感叹道,“青井San太适合红色了,超可爱……”

夜久卫辅也在一旁附和:“嗯,即便只是短暂的合宿时光,能够让眼睛随时看到这番美景也是幸福的……”

只有灰羽列夫稍有抱怨:“你们倒是让青井转到我们学校来啊。”

“转学,不是那么简单的。”回答他的是猫又教练,老人一脸慈祥的看着羽未,“我要是有这么可爱的孙女就好了。”

原本有些紧绷的训练氛围,好像因为有这么一个(虚拟的)可爱女经理的存在而变得轻松起来。

除了,研磨……

男生一直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对面的生川高中的一群人,然后一次又一次的解锁对方的策略,令音驹不断突破对方的防线……

注意到了这一点的夜久,小声感叹,“小黑,你有没有感觉今天研磨打球特别……较真。”

“嗯……”一局结束后,黑尾一边擦着汗,一边看向不远处一言不发的喝水的研磨,喃喃道,“他大概心情不太好吧。”

*****

“大家——森然的学生家长又给我们送西瓜来啦!”

大概是上次送的西瓜不太够,以至于女生们都没有吃到(男生们也吃的不尽兴),于是以小鹿野大树的妈妈为首的森然高中PTA,又给大家送来了西瓜。

与此同时,大家在草坪上欢乐吃瓜的时候,还听说了有摄制组在森然高中的户外篮球场取景拍电影的消息。

一群从来没有见过电影拍摄的少年忽然炸了锅,尤其是从宫城县来的乌野众们——连平时看上去很高冷的影山飞雄以及很稳重的泽村大地都没有忍住诱惑,手里拿着没有吃完的西瓜,跟着大伙儿一起去凑热闹。

“CUT——刚刚那条不行,再来。”

篮球场外,传说中的摄制组——就只有一个类似导演的高挑短发女生,和一个手持摄影机的年轻男子。

而篮球场的中央,一位身材瘦小、留着披肩短发的可爱女生,和一个身材高大、留着飞机头的男生面面相觑——不知为何,两人的脸色看上去都不太好。

“听说一个镜头拍了几十次都没过。”来自森然高中的吃瓜群众A说道。

“感觉这两人已经快中暑了。”来自生川高中的吃瓜群众B有些担心。

“哇……这就是传说中的电影拍摄啊,好,好厉害——”乌野高中的吃瓜群众C……啊不,日向翔阳忍不住发出略微大声的感慨,随即便迎来不远处的女“导演”一声怒吼——

“那边的围观群众,你们给我安静一点!”

大概是女生看上去太有魄力,又大概是一群高中生怕不小心得罪了大人物……吃瓜群体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连嘴里的瓜都不敢咀嚼了。

“ACTION——!”

默默流逝的时光中,第N次拍摄开始了——只见球场中央的可爱女生踮起脚尖,抬起手臂,对面前的高个子男生笑着说道,“你,你好高哦,请问……你喜欢篮球吗?”

“呃。”

原本十分安静的吃瓜群体中出来一声极小……极小的声音,来自被枭谷的经理白福雪绘强行拉过来的羽未——女生本来指望着羽未能当个解说什么的,没想到会是这么一番大家都不敢吭声的场景。

“CUT——!”

那位女导演就像是控制着开关似的,再次响起的声音令吃瓜群众们终于松了口气。

“也没什么好看的。”

“散了散了,继续回去练习吧。”

聚在一起的吃瓜群众在顷刻之间撤离,只剩下刚刚被拍摄时的那句台词SHOCK到的羽未,以及,似乎非常想吐槽的赤苇。

“这个剧情,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羽未忍不住小声道。

“嗯,确实有一种既视感。”赤苇点头,“而且男生好像应该是红头发。”

“……没,没错。”

不知道是因为人群都散去之后,并肩而站的羽未和赤苇异常显眼,还是因为两人的交谈,被那位女导演听了去,不远处的短发女生蓦地转过头来,随即在注意到羽未之后,忽然双眼睁大,惊呼出声——

“啊,你!”

“……”

“……还有你!”

不仅是羽未……女导演在看到赤苇之后又“惊呼”了一声,“你,你们……”

还好木兔少年及时出现,召回了离队的两人,“赤苇,青井同学——”男生的声音非常有魄力,迅速的让正准备发表什么的短发女导演闭了嘴,“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二人独处,但是休息结束了哦——”

两人立即转身返回体育馆。

羽未脑子里还回响着刚刚那句“请问你喜欢篮球吗?”……就像是一句咒语,仿佛只要能将这句咒语解开,眼前就能够出现一部惊世巨作。

可惜,羽未并不了解漫画……

倒是赤苇,能够一眼看出荒野老师的手绘手机壳,还说购买了荒野老师所有作品,想必是个漫画迷,和他聊聊的话,应该能够豁然开朗吧?

这么想着的羽未,忽然想再和赤苇沟通一下。

可是之后的训练她都没有碰到枭谷。

正常的晚餐时间,赤苇也迟迟没有出现。

“木兔和赤苇他们好像还在训练。”

直到饭菜都快凉了的时候,白福雪绘注意到了这一点。

她让羽未再等等,她马上去叫他们过来。

“好。”

因为所剩的食物不多了,羽未便一份一份的直接盛好,又用保鲜膜封上。

可是一会儿过去,她没有等来赤苇和木兔他们的身影,反而等来了研磨。

“羽未。”男生面无表情的走到出餐窗口前,淡淡的开口,“出来一下。”

“好。”羽未立即推开旁侧的小门,走出厨房,“怎么了,研磨?”

她觉得研磨今天好像有些反常。

“我只是想说,羽未你搞错了。”

具体表现在,他看上去好像不太高兴,而且,一直在躲闪她的目光。

“我让羽未穿音驹的队服,不是希望你当音驹的经理。”

说这句话的时候,男生一直低垂着眼眸,像是在盯着脚下的地板。

但只是一瞬,他蓦地抬起头来,和羽未的目光交汇。

“音驹有没有经理,谁来当经理,对我来说都无所谓。”

明明是清清冷冷的,听不出什么情绪的声音。

却像是含着一抹难以察觉的柔软,径直飘进面前的空气里——

“我只是想让羽未穿我的衣服,仅此而已。”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