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排球少年]青春未完待续 》井汐

将计就计的少女

对于及川彻的忽然出现,以及他的举动……羽未的身体下意识的僵了一下。

“……”

她没有说话,只是打算立即避开他的怀抱。

然而,笼罩在身上的热度犹如漩涡,身体刚一动,便感觉到自己的胳膊被他强行按住,像是越陷越深一般无法动弹。她强忍着呼吸,听见他的声音从斜上方坠落下来,“小羽未的……哥哥对吧,您好,我是她的男朋友,及川彻。”

“……”

是标准的敬语,却带着轻松的语调。

羽未注意到面前的青井凑微微一愣,随即像是调侃一般轻笑道,“呵,及川君么……你,真的是羽未的男友?”

“不是。”

回答他的是羽未。她摇摇头,“他不是我的男朋友。”

“……”

空气陷入片刻的凝滞中。

但只是一瞬,及川彻的声音再次飘了下来,“因为我的社团活动很忙,小羽未还在生我的气呢,哥哥您不要介意哟~~”

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羽未立即转头瞪了他一眼。

可是男生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注视着青井凑,继续微笑道,“所以……哥哥您已经看到我了,我和小羽未可以离开了吗?”

Chapter 38 将计就计的少女

羽未知道及川彻是在帮她。

可是,她实在不想把他扯进这件事里。

青井凑的为人她非常清楚,一旦认定了绝对不会轻易罢休,以前会碍于她总是被杂志记者跟拍而不好出手,但现在,恢复成普通人的她,没有偶像身份傍身和经济公司保护,可能随时会受到他的“威胁”。

而目前的情况……她最有可能受到的威胁就是被迫离开宫城县,回东京或者名古屋,在他的监控之下完成学业,然后在这个过程中,介绍给他认为最适合的“对象”交往和结婚。

在这件事上,连她的舅舅都帮不了她……武田一铁目前只是暂时的监护人和保证人,她的实际监护权还在青井家。

倘若是真的对家族有利,她那个父亲估计也会听青井凑的……

她才16岁,未成年的情况下……确实有太多束缚。

怎么办,要将计就计吗?

在羽未还处于头脑风暴中思考对策的时候,及川彻那边已经和青井凑聊上了。

“哥哥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听羽未说,及川君在打排球。”

“嗯,我姑且算是一名还不错的排球选手。”

“哦?今天及川君有比赛么?”

“呵……哥哥,对我来说,人生中的每一天都是在比赛。”

“……”

及川彻,很厉害……

回过神来的羽未,看到男生竟然能够把青井凑回应的一时语塞,着实惊讶。

“那……每天比赛的及川君。”

但青井凑从来不是吃素的,在知道及川彻不好对付之后,他也开始使出更多的手段来,“作为我的妹妹,羽未的男友,你不介意和我这个哥哥吃一顿饭吧?”

“嗯?当然不介意。”

?????

你们怎么就约上了!!!!!

对于突如其来的转折,羽未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她想立即摇头拒绝,却感觉到肩膀又被及川彻按了一下,她只好顺着他们刚刚的对话道,“去哪里吃饭,我也要去。”

“羽未当然要来。”青井凑抬手,抚了抚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勾唇一笑,“就今晚吧,我会让助理预约饭店,然后把地址发给你。”

这么说着的他,又将手机递给羽未,眼中满是虚伪的温柔,“在此之前,羽未先把哥哥的LINE加上,好吗?”

“……”

*****

羽未真的快被这个斯文败类恶心坏了。

在他离开以后,她忍不住的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

然后,便感觉到原本搂着她的及川彻……终于松开了手。

天气太热,羽未的身上出了一层汗,顶着不适的粘腻感,她看向及川彻,有些无奈的说,“谢谢及川学长,抱歉把你拉下水了。”

“是有这么严重的事情吗?”及川彻眉头微微一挑,这令他看上去就像是在认真的思考着什么,“我只是看到小羽未有困扰,所以忍不住出手帮忙了。”

“呃……”羽未嘴角一抽,“可以别这样叫我吗?”

“那应该怎么称呼呢?”男生唇角漾起笑意,“叫青井San的话,不是一下子就暴露了吗。”

“……”

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是……

“可是……及川学长,你不应该答应和他吃饭的事情的……”

一想到这个,羽未就觉得背脊一凉,这顿饭就是青井凑那家伙设的一场局啊,压根不知道他会干出什么来。

“是吗?”及川彻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问题,“虽然我不太清楚小羽未和你哥哥之间发生了什么,我只是擅自觉得,如果不答应的话,可能小羽未会有更多的麻烦。”

“谢谢……”听见他这么说,羽未的心底涌起感激,但与此同时,她继续无奈的说道,“和他一起吃饭的话,可能会更麻烦……”

“欸——小羽未的哥哥难道是黑道吗?”

“呃……不,这倒不是。”

某种意义上,可能是比黑道更可怕的存在吧……

“那就对了。”及川彻语气轻松,“对了,比起这个……”随即蓦地从裤袋里摸出手机,在羽未面前晃了晃,微微一笑,“……在此之前,小羽未能先把我从你的LINE好友黑名单里拉出来吗~~~”

*****

因为头顶的烈日太灼热,羽未走向了不远处的大树下。

有了树荫的遮蔽,她的思绪好像也终于清醒了过来。

在和及川彻重新成为LINE好友之后,她忍不住对面前的男生说道,“抱歉……我还是觉得及川学长不要参与这件事比较好,这是我自己的事,还是我自己解决吧。”

即使很难应对,但拉无关的人士进来就是错误,羽未决定今晚的饭局她一个人到场即可,大不了和青井凑谈条件就是了。

“哦?青井San是打算让你的正牌男友来帮你吗?”

及川彻敛起嘴角的笑意,语气忽然变得认真起来。

注意到他恢复了之前的称呼,羽未点点头,“也不是,他在东京……而且,这是我的家事。”

言下之意,家事本不该由外人来掺和,这对谁都不公平。

而且,如果可以,她不想研磨和青井凑之间产生任何交集。

“东京啊……”男生似是思索了片刻,继续认真的说道,“小羽未只需要好好的演一场戏就行了,别想太多。”

“……”

怎么又叫回这个称呼了?

羽未盯着他,语气严肃,“及川学长,这件事情真的不是你想得这么简单,我的哥哥……就是刚刚那个男人,他的手段很多,不是你这样的普通高中生可以应对的。”

“……普通?”及川彻愣了一下,有些似笑非笑,“我想小羽未误会了。”他的头稍微歪了一下,灼灼的黑眸深不见底,“我可不是什么普通高中生。”

像是撞进了他深邃的眼神里,羽未只觉得呼吸一窒,便听见他的声音,像是沾染上树荫的凉意,幽幽的扫了过来——

“我的脸皮可是很厚的,小羽未只需要尽情‘利用’就可以了~~”

*****

因为下午还有训练,及川彻表示自己必须要离开了。

离开之前,羽未忍不住又问他,“及川学长……为什么会来这里呢?”

今天青叶城西没有比赛吧……

“唔,小羽未还是改个称呼比较好。”及川彻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建议道,“如果和你哥哥吃饭的时候,还叫我及川学长就不好了。”

“呃。”羽未嘴角微微抽搐着,“我……我到时候会改的。”

“那小羽未准备改成什么呢?”

“……”她也不知道。

男生桃花眼微微上扬,“直接叫我彻就好了。”

“呃……”

彻……

羽未实在叫不出口,只是深吸一口气,无奈道,“晚上的时候再说吧……”

“呵……”

*****

直到男生的背影在视界中消失,羽未还是不知道他今天为何会来这里。

她只知道自打青井凑意外出现之后,她重启的人生才算进入了一个新的关卡里。

这是一头不得不打倒的、大BOSS级别的怪兽。

对于击败他的规则和策略,她还需要仔细的梳理一下。

大概是心事重重,下午乌野对战角川学园的比赛,羽未看的有些心不在焉,面对对手那边身高超过两米的选手百泽君,羽未也很难发出感叹。

因为男生虽然身高优越,但从排球技术上来说还明显是新手,就像是被团队里的所有人簇拥着,大家都指望着他能够作为领头人持续破防……可是排球毕竟是非常讲究团队协作的运动,不是一个人独树一帜就可以胜利的。

所以,在这道看似严密的高墙之下,乌野并未失去应有的状态,而更像是在崭新的对手面前挖掘出了新的默契,两局之后,迎来了比赛的胜利。

“太……太好了——!!!”

一旁的谷地仁花激动的跳起来。

羽未笑着看向她,“这代表乌野可以正式进入春高的县大赛了对吧?”

“嗯嗯!”

“是什么时候呢?”

“10月底~~”

10月底啊……

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乌野会完成怎样的进化呢?

以及,听舅舅说升学班是有月考的,那么,她又能在这个时间以前完成自己的目标吗?

“我再回去看一下有没有忘记的东西。”

“清水学姐,我和你一起吧。”

原本踏出场馆的羽未,心中被各式各样的复杂情绪充斥着,又跟着清水洁子一起往回走。

女生像是随口一般说着,“这群男生经常在打完比赛之后忘拿东西,不去好好确认一下不行”——她的语气虽然轻松,却令羽未再次感叹经理果然是不好当的。

需要充足的体力和精力,还有比其他人更多的细心和耐心。

果然,写着【日向】二字的便当盒,还有不知是谁的护膝,都遗落在了球场边的角落里。

清水洁子立即走过去,将其整理好,然后向羽未微微一笑,“青井同学是不是觉得当经理很麻烦?”

“与其说是麻烦,不如说是很厉害。”羽未想了想说道,“所以我很佩服学姐。”

“呵……虽然比较辛苦,但是感觉很充实呢。”

“嗯……”

充实吗?

在大部分的人都漫无目的、被周围的人一边推搡着一边找寻着方向的青春时光里,有那么一两件愿意去全力以赴的事情,确实会让人生变得充实吧。

羽未帮女生提起背包,陷入感叹中。

“不妙……超可爱……”

在下楼的时候,她们的面前忽然迎来几个穿着黑色T恤的男生。

男生们的目光扫过清水洁子,最后定在羽未的脸上。“完全是我喜欢的类型……”站在最中间的、梳着大背头的金发男生开口道。

羽未愣了一下,一眼注意到他耳垂上的耳钉。

……是不良少年吗?

“美女,可以留下你们的电话吗?”

下一刻,这群疑似不良将羽未和清水洁子堵在楼梯口。

羽未感觉到身侧的女生大概是有些害怕,身子缩了一下。

她立即上前半步,看向为首的金发男生,“麻烦让开。”

她的语气坚决,迎来金发男生的一怔,“这么看更可爱了……”

“谢谢夸奖。”羽未倒是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只是一边抬起胳膊护住身后的清水洁子,一边继续开口,“麻烦让一让,我们要下楼。”

男生勾起唇角,“……你得留下你的电话号码,或者加LINE好友才行。”

“……”

对于中午的时候才和大BOSS青井凑交过手的羽未而言,这些一脸稚嫩的不良们就跟NPC似的。

“这位少年……”她抬手,指向天花板,“这里是公共场所,看到上面的摄像头了吗?如果我现在要是大叫的话,你们所有人就等着去警卫室……啊不,应该是派所处喝茶吧。”

大概是她的表情和语气都有一定威慑力,再加上这群看似不良的少年其实只是表面嚣张罢了,下一刻……金发男立即让道,并向羽未摆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谢了。”羽未收回视线,拉起清水洁子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下了楼梯。

*****

“青井同学,你刚刚好厉害……”

“清水学姐,这里是公共场合,别怕。”

要知道,青井凑那家伙可比这些小P孩儿可怕多了……

“嗯,遇到这种我一般都无视的。”

“没用的,有的人吧……你越无视贴的越紧。”

这么说着的羽未,忽然想到了及川彻。

她想起自己的屡次已读不回,还直接把他拉黑,可是他却还是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还出手帮了她。

真的只是因为……他是MKV48的粉丝的缘故吗?

【叮、】

熟悉的提示音忽然响起,羽未从裤袋里摸出手机。

划开屏幕,LINE上显示着【草莓牛奶】传来的新信息。

【小羽未,你哥哥好像派人跟踪我到学校了】

欸!?

羽未一惊,【及川学长你没事吧?】

【没事,他们没能进学校里面】

没进学校里面,只是在门口监视?

不是答应了要一起吃饭的吗……

青井凑这个家伙,到底想做什么……

羽未心里开始打鼓,她思考了一下,回复道,【我现在马上过来】

【小羽未是要来青城吗?】

【对】

【好,直接到体育馆就行了】

【OK】

果然不应该拖及川彻下水。

这件事,就不应该牵扯任何人……

在向清水洁子说明自己有急事要处理而离开的羽未,在去青叶城西的路上,心中逐渐被惭愧的情绪填满。

算了,直接和及川彻说明情况吧。

即便他说他脸皮厚,她也不能利用他。

青木凑是成年人,而且有钱有势,他要耍起手段来,真的不是一般高中生可以应对的。

羽未一边思索着,一边怀着有些沉重的心情,在注意到校门口确实有一些可疑人士在徘徊以后,她挺直背脊,踏进了青叶城西高中的大门。

还是第一次来这里。

明明还在放暑假,可是这所学校里莫名**着不少学生,而大概是穿着私服的缘故,羽未不断迎来旁人的侧目。

她也放下防备,直接走向正在看她的一个女学生询问道,“你好,请问体育馆怎么走?”

“这条路走到底然后右转。”女生朝她微微一笑,“你是其他学校的吧,来看排球部的练习赛吗?”

练习赛?

羽未愣了一下,随即立即点头,“嗯,算是吧。”

“呵呵,今天来了好多专门来看及川学长的外校生呢。”

“……”

什么情况?

羽未有些迷惑的告别了这位“好心人”,然后按照她所指的方向,终于走到了体育馆。

越过大门,视野中迎来宽敞明亮的空间——比乌野的体育馆要大很多倍,容纳着类似消毒剂的味道,以及喧闹的人声和窜动的人影。

羽未一眼看到了远处的及川彻,他穿着葱色的T恤,外面罩着一件印着【1号】的背心,此刻正和一旁的男生说着什么——是之前在吃料理的时候偶遇过的短刺猬头少年。

而靠近门口这边,一群看上去年级稍大的,穿着红色T恤的男生们正在做着热身运动。

应该是和外校的练习赛吧?羽未想起刚刚那个女同学说的话。

只是,这群外校的人,似乎不是高中生,而更像是大学生。

“及川学长太帅了。”

“等比赛结束以后我想找及川学长合影。”

“嗯嗯,我也要去!”

羽未沿着一旁的楼梯走上二楼看台,随即便听到周遭不断传来议论的声音。

几乎都是关于及川彻,也几乎都是女声。

看来,他确实不是一般的普通高中生啊。

已经有粉丝团了……

*****

事实上,在羽未踏进体育馆的时候,及川彻就看到了她。

女生虽然只是穿着最简单的白T和牛仔裤,却因为有着高挑匀称的身材,和白的发光的皮肤,在人群之中异常夺目。

“及川,她是……”

看吧,不仅他看到了她,他的青梅竹马兼队友岩泉一,也惊讶的发出了感叹,“你这家伙……还真的实现梦想了。”

“欸——”及川彻挑眉,像是习惯性的拖长语调,“小岩说的是什么梦想啊?”

“呃,你以前不是说过么……”目光扫过走上看台的女生,岩泉一嘴角一抽,收回视线,“梦想是要让果汁女孩来看你的比赛什么的……她,是那个果汁女孩没错吧?”

“嗯,是她……”及川彻垂下眼眸,像是陷入了沉思里,但只是一瞬,他又抬起头来, “但是小岩,就在刚才,我的梦想升级了。”

“升级?”什么鬼?

“就是以前的不算数了。”男生蓦地勾起嘴角,“我又有了新的梦想。”

头顶的灯光明亮的铺洒在他的侧脸上,勾勒出了一个鲜明的轮廓。

在这个轮廓以内,是他那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犹如被周遭的空气染上了一层热度,径直的指向二楼看台上那个纤细的身影。

——“我想让她当我老婆。”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