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排球少年]青春未完待续 》井汐

意志坚定的少女

研磨!收起你那样“楚楚可怜”的眼神!!!

羽未的内心在嚎叫……因为,她完全抗拒不了男生此刻这副样子。

很软,很可爱,又带着一种不由分说的气势。

空气里持续洋溢着沐浴露和洗发水的香氛,还有来自居家服上的柔软剂的味道。

羽未深吸一口气,看向不远处的壁橱:“研磨,虽然……但是,我没有多的被子了。”

本来就是一个人住,不可能准备多余的被褥。

所以,要睡地板的话……实现起来比较困难。

“哦……”听完羽未的话,男生轻轻的应了一声,随即淡淡的说道,“没关系,用衣服之类的盖一下也可以。”

“……”

怎么可能用衣服盖啊啊啊!你是想感冒吗!?

羽未嘴角抽搐着摇摇头,“这肯定不行……”

就像是陷入了两难里,她一方面其实也想研磨留下来,但另一方面是……现实很具体,没有多余的被子的话,难不成……

某些像是被马赛克涂满的画面“嗖”的一下划过脑海,羽未只觉得脸颊和耳根蓦地泛起一阵热。

她的呼吸又开始变得有些急促,仿佛被头顶温暖的灯光缀上了一层温度。

在心跳再度加快的同时,她注意到研磨站了起来。

犹如在视界中忽然拔高一般,平视的角度,他微微蹙起的眉头,清晰的落进她的眼里。

——“明早一大早就要走,我想和羽未多呆一些时间。”

Chapter 46 意志坚定的少女

好吧,好吧……

自认为意志很坚定的羽未,终于因为男生的这句话败下阵来。

她咬咬牙,有些颤抖的说,“那个……睡地板的话还是算了,研磨还是睡床吧。”

男生的眼里似是闪过一道光,“那,羽未……”

“我……”羽未不好意思的别过脸去,“咳……我当然也睡床……”

“……”

空气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

像是有一些微妙的情绪在急速发酵。

羽未完全不敢看研磨,她只是竭尽全力让自己能够口齿清晰的说明白接下来的话,“研磨……就,就是,你也懂的,我们都还没有成年,睡在床上的话,绝……绝对不能像刚刚那样哦……”

妈呀,终于说出来了!

羽未长舒一口气。

下一刻,她感觉到研磨走近了一些,淡淡的声音从咫尺传来,“刚刚哪样?”

“……”

要我说出来吗!!!!!

羽未下意识的后退半步,头越埋越低,“就是刚才……那样啊……”

她真的说不出口。

“哦……”幸好,聪明如研磨,很快的明白过来,“我知道了。”他的声音轻飘飘的,像微风一样,“在床上,我一点都不会碰到羽未。”

……太好了,你终于懂了!

羽未欣慰的在心里握了握拳,这才“敢”抬起头来看他。

便见男生的眼里,竟又露出了一丝期待的情绪,漫溢在微张微合的唇瓣上,“那睡觉之前,可以么?”

哈???

不可以!!!!!

羽未疯狂摇头。

“哦……”眼中的期待转瞬黯了下去,他垂下眼眸,声音越来越轻,“就一下,也不行么?”

“……”

呃……

真是败给你了!!!!

号称自己意志很坚定的羽未,在轻轻叹了口气以后,嘴角抽搐着说道,“好……好吧,就……就一下哦。”

“嗯。”

*****

还真的只是吻了一下。

他的呼吸,他的体温,他的触感……像是蜻蜓点水一般拂过唇瓣。

羽未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那股温热的、柔软的体验便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他低下头,用额头蹭了蹭她的脸颊,然后将下巴搁在了她的右肩上,淡淡的声音贴着她的耳根传来,“羽未,讨厌我靠近吗?”

我的妈呀!

羽未心悸的浑身一缩,好像连脚尖都在泛痒,她颤抖着开口,“不,不讨厌……”

研磨,你这样太犯规了!

我真的快要受不了了……

羽未心想,这么下去……即便研磨不做出点啥来,估计她会先自己控制不住自己。

便轻轻的将男生推开,扯出一个微笑道,“研磨,很晚了……我们睡觉吧。”

再不睡的话,明天怕是起不来了……

仿佛是在持续不断的考验她的意志一般,接下来……在关掉灯,两人都躺在床上以后,羽未紧张的不得了,满脑子都在思考到底应该保持什么样的睡姿才合理……

平躺吗?不……按照她平时爱卷被子的习惯,难保会在不经意之间抱住一旁的研磨。

侧躺吗?身子正对着他肯定不行……背对着的话,是不是又显得太“无情”了?

身侧传来男生的呼吸声,很轻很轻……轻到她分辨不出是平静还是紧张,她只知道,自己的情绪像裹成一团的线,她卯足了劲也找不到线头在哪里。

而在这个过程中,大概正是因为大脑太过活跃导致过度疲惫,她竟然在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熟睡之中,她做了一个梦。

梦见自己走在一个寒冷的夜晚,然后在路边遇到了一只冻的瑟瑟发抖的小猫咪。

小猫咪看上去太过可怜,于是她俯下身,伸出手,猫咪一下子便跃进她的怀中。

然后往她胸口蹭啊蹭的……似乎是在找寻最温暖的位置。

好可爱,好软萌……

羽未笑起来,将猫咪越抱越紧。

“不冷了,小家伙……”

“有我在,我会保护你的。”

在梦里,虽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却无法听见声音。

像是被一层雾气包裹着,连画面都有些朦胧。

但是,怀中的温暖却是真实存在的。

柔柔软软,还带着香香的水果味。

漫溢在午夜的时光里……直到醒来。

羽未从难以割舍的温暖中睁开眼睛。

有光顺着窗帘的缝隙洒落在床上,落进被褥的皱褶里。

是每天早起时都会看见的,司空见惯的场景。

但是……

有什么,分明是不同的。

是什么呢?

羽未的眼睛转了转,身子也稍微动了动。

一瞬之间,一颗熟悉的布丁头落入视野中。

毛茸茸的,软软的……此刻,正紧靠在她的胸口。

“……”

呼吸蓦地一窒。

好像连心跳也在顷刻之间停止。

注意到自己正将研磨抱着的羽未……手指不听使唤的在他的背脊上抓了一下。

便感觉到原本熟睡的男生,在她怀里轻轻一动,额头也贴着她的胸前蹭了蹭,发出一声低鸣般的“唔……”

羽未惊讶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她做了什么……?

她竟然趁着睡着把研磨抱住了……

是谁给自己立的FLAG说不能在床上碰对方啊啊啊!!!

结果她自己把这个FLAG给拔掉了……

“呼……”

他清浅平静的呼吸声,缭绕在静默的空气里。

而他身上的香气和体温,则在不断的刺激着她的鼻腔和心脏。

羽未很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怀中的研磨一把推开,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起床……却忽然发现,原来她也被他抱的紧紧的。

而且,他的手还刚好环绕在她的腰上……

……完,完蛋了!

“唔……”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又动了一下,怀中的人也跟着动了动。

然后,他将她抱的更紧了一些。

感受着这份炙热的力度,羽未忽然觉得呼吸有点困难。

“咳……研磨。”她便轻轻出声,用手拍了拍他的后背,战战兢兢的说道,“你……你勒着我了。”

*****

互相依偎的狭窄空间内,好像连时光流逝的速度都变得异常缓慢。

羽未屏住呼吸,紧张的等待着男生的回应。

“……”

一会儿过后,她终于感觉到怀中的男生松开了手。

她的腰腹一下子放松了许多,连带着心跳也变得顺畅了些。

趁此机会,羽未终于//迅速的翻了个身。

然后长舒口气,从床上坐了起来。

……无论刚刚发生了什么,装作不知道就好了!

这么想着的羽未,正准备跳下床。

却忽然感觉到,自己的一只手腕被拉住了。

“羽未……”

下一刻,一个清淡又柔软的声音,拂过耳侧。

羽未下意识的转过头去,视野中刚好迎来研磨趴在床上,侧头看着她的样子。

金色的发丝缀在他的额头和脸颊上,露出半边惺忪的睡眼。

犹如一只刚刚睡醒的猫咪,正以毫无防备的姿态向她撒着娇。

“……早安。”

*****

好可爱啊啊啊啊啊!

怎么这么可爱啊啊啊啊啊!!!

羽未的心再度面临融化的危机,幸好之前定好的闹钟音乐令她的意识回到正轨上。

按下闹钟,她从床上跳了下来,“早……早安,研磨。”声音不住的颤抖着,以至于即便知道研磨的目光正定在她的身上,她也不敢看他。

“我,我去洗漱……”

需要冷静的她,迅速奔向卫生间。

昨晚虽然睡的很好,但这一大早的心脏暴击还是有些难以消化……

连漱口的时候,嘴里含着熟悉的蜜桃和薄荷含混的味道,都会令她不自觉的想起他的吻。

求求你了,冷静下来好不好。

好像昨天把研磨接回家以后,她的人设就在持续崩塌中。

连当年总选举等待宣布排名的时候都没有这么慌乱和紧张过……

幸好,研磨的人设似乎并没有崩。

从床上爬起来的他,看上去很平静,仿佛压根不知道昨晚两人互相抱着的事情。

“早餐,我们去便利店吃吧。”

两人洗漱完毕,换好衣服之后,羽未将男生那几件没有晾干的衣物收好放进袋子里,朝此刻正看向窗外的男生微微一笑。

“嗯。”他转过头来,淡淡的回应着,逆光的角度,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羽未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吃完早餐,我们乘巴士去仙台。”

“好。”

因为计划好了要送研磨去JR站,所以羽未尚未感觉到离别在即的氛围。

但是,男生却突然像是随口一提般说道,“羽未,马上就要出门了。”

“嗯?”

出门?对啊……所以呢?

羽未转过身,迎着朝玄关走来的研磨,疑惑的挑了挑眉。

便见男生在走到她的面前之后,目光有些游移的说道,“出门之前,能不能……再来一次。”

再来一次?

羽未心一凛,“什么?”

他的睫毛轻轻颤了颤,“就是,昨天那样。”

“……”

昨天……

羽未蓦地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想在出门之前吻她。

因为出门以后,就不再是属于两个人的世界了。

“……好。”想明白这一点以后,羽未立即答应了。

像是早就准备好这一刻似的。

在她点头的同时,男生的脸一下子就凑了过来。

羽未也立即闭上了眼睛。

熟悉的温热,和熟悉的柔软。

还有熟悉的……令她脚尖发颤的激烈。

覆盖在唇瓣上,包裹在口腔里。

是蜜桃含混着薄荷的味道。

“唔……”

狭窄的玄关内,羽未一边感受着他的气息和温度,一边不受控制的靠到了身后的墙上。

连手也不由自主的伸向一旁的衣帽架,却在半空中被他的手拦截。

彼此的手指紧紧交握,彼此的呼吸交织缠绕。

他的吻就像是某种催化剂,加速着荷尔蒙的释放和燃烧。

直到……她的大脑再次产生缺氧的感觉。

他才慢慢的松开她。

然后,原本落在唇上的吻,又轻轻的缀在她的耳垂上。

“羽未。”

随之而来的,是他略显急促的呼吸中,倾吐而出的清淡声音。

“谢谢你,让我留下来。”

*****

看到研磨这副样子,羽未忽然很庆幸自己昨晚没有把研磨送去舅舅那里。

不擅长和不熟悉的人交流的他,如果去舅舅那里,可能一晚上都睡不着吧……

而现在的他,看起来精神奕奕的,精力也很充足(别问她怎么知道的……)总之,她认为自己做了一个好的决定。

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个决定会让她在不久之后,陷入名为“绝望”的深渊里。

因为,在两人一前一后踏出屋门的时候,她正好碰到武田一铁从隔壁走出来。

时机,简直恰到好处。

恰好好处到武田一铁先是以为自己看错了……在扶了扶眼镜的镜框之后,才确认……

“你……你是……”他注视着羽未身旁的研磨,眼里满是震惊,“音驹的孤爪君?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的声音不大,却划破了清晨走廊的静谧。

羽未愣在原地,她对此时此刻的场景毫无心理准备。

“是孤爪君没错……”武田一铁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又将目光移向羽未,“小海,我听说了你们在交往,可是……这是怎么回事呢?”

他的语气里没有责怪,也没有指责,似乎只是想要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羽未在脑海中疯狂的组织着语言,“就,就是昨天……”

大脑像是忽然陷入了宕机的状态。

明明有很多话**在嘴边,可是却一句都无法清楚的说出口。

因为,羽未的心里满是愧疚。

于她而言,武田一铁是她重回这里之后的最大的依靠。

他从来不过问她任何私事,并且总是无条件的支持着她的所有决定——

任性的转来乌野高中也好,跟着大家去合宿也好,口口声声说着想要得年级第一也好,还有上次她匆匆的去东京找研磨……他在得知之后也没有问原因,只是关心着她的安全,然后大半夜的跑来车站接她。

对于这样的舅舅……

她却瞒着他,将男朋友带回家过夜。

即便两人并没有发生什么,她也觉得自己错了。

大错特错了。

“舅舅,对不起……”

此时此刻,除了道歉,她确实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海。”

心中一旦被这样的情绪填满,似乎就很难抽离。

可是……

可是,对于这样的她,武田一铁却说,“小海,孤爪君……似乎有话要对我说。”

“欸?”

羽未一怔,便见身旁的研磨点点头,随即走上前去,“嗯,武田老师。”他的语气无比的平静,“可以耽误你几分钟吗?”

“可以。”

“那去羽未的家里说吧。”

“好。”

?????

什么情况?

你们要说什么?

原本陷进愧疚里的羽未,被此时此刻的场景搞得有点懵。

“研磨,你……”

她很想向研磨刨根问底。

没想到的是,迎着她疑惑的目光,男生只是淡淡的留下了一句“羽未,在外面等一会好么?”便随着武田一铁进了屋。

*****

武田一铁的心情很复杂。

复杂是指,**自己是否有权力插手自家侄女的私事……

毕竟,她在他的眼里,一直是一个很有主见的女孩子,无论做任何决定,她都有充分的理由。

所以,即便是做了这种疑似带着男友回家过夜的事情……

她也应该,是想清楚了的。

可是……

“舅舅,对不起……”

可是,她却向他道歉了。

而且,那一刻,她的眼神里竟然满是愧疚……

武田一铁忽然有一种自己被她承认了的感觉。

所以,比起站在长辈的角度去讲一些大道理,他更想站在教师的立场上去向他们传递——

恋爱是自由的。

互相喜欢的两人,想要有亲密的关系也是自由的。

在这一点上,他是开放的。

唯一在意的,是他希望她能够保护好自己。

关于这个,他有些担心……面前这位名叫孤爪研磨的男生,是否明白呢?

在他的印象里,这是一个从外表看上去完全不像运动员,但是打起球来却异常冷静,仿佛音驹排球队的大脑一般的存在。

前阵子,才得知自家侄女和他交往的时候,他还觉得很有意思——在一众高大的、帅气的男生群里,她竟然会选择这位远在东京,话也不多,还总是试图掩藏自己气息和存在感的少年。

因此,他也没有做任何的干涉,只是稍微忧心了一下两人远距离会不会产生问题。

现在看来,可能他多虑了……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上一次自家侄女匆匆跑到东京说去“处理事情”,有极大可能也是去见他的。

“孤爪君,坐下说吧。”

在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屋内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时候,武田一铁在心里松了口气。

他在房间中央摆放的圆桌前盘腿坐下,然后朝不远处的染着布丁头的男生点头示意。

“好。”

男生轻轻的回应了一声,随即走过来,跪坐到他的对面。

他的目光有些游移,似乎是在紧张。

既是长辈又是老师的武田一铁,不想给面前的这位少年施加过多的压力,便语气柔和的说道,“想必孤爪君也知道了,我是羽未的舅舅,而且看孤爪君刚刚在外面的眼神,应该是有很重要的话要对我说。”

“……嗯。”

男生点点头,终于将目光定在了他的脸上。

“武田老师。”

只是一瞬,他的神色忽然变得无比的郑重。

连原本清淡的声音,都像是沾染上了这层力度一般,坠落在面前的空气里。

认真,又坚定。

——“我打算毕业以后,就和羽未结婚。”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