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排球少年]青春未完待续 》井汐

1. 不做偶像的少女

“武田老师,有你的电话,说是看到了海报什么的……”

“好的!”

2012年,7月。

宫城县乌野町。

在这个红鲑鱼最为美味,也最适合吃中华凉面的季节里,宫城县县立乌野高中的国文老师、兼排球部顾问武田一铁接到了一通陌生的电话。

“喂,您好。”

“日安。”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轻柔的女声,听上去年纪不大。

“……”武田一铁微微一愣,他总觉得这个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请问,您……”

“武田先生。”女声虽然年轻,但是语气里透出一种强烈的冷静感,就像是……在嘱托着什么一般。

“……等下可以见一面吗?我想和您聊聊关于排球部捐款的事情。”

Chapter 1 不做偶像的少女

今年夏天的Inter High(全国高校综合体育大会)结束后,意识到目前的排球部最欠缺的是实战经验,作为新人顾问老师的武田一铁又动用了自己“四处求其他学校打练习赛”的能力,与东京音驹高校的猫又监督再次取得联系,不久之后,便为排球部的大家带来了可以参加“东京远征”的好消息。

东京远征——即参与到以东京排球名校枭谷学园为首的联合集团组织的合宿训练,相关学校包括枭谷学园高中、森然高中……还有乌野高中的老朋友,音驹高中。

得知这个消息以后,排球部所有人都沸腾了。

但同时,困难也接踵而至。

困难一:东京远征的时间刚好在本学期的期末考试之后,如果有人在考试过程中挂科,就必须参与周末的补习,补习的话……就没法去东京了。

困难二:因为学校的巴士被其他社团征用,排球部的人员要去东京的话需额外租借中型汽车,此次远征主要用的是学校拨给社团的活动经费,而原本的经费是不足以支撑额外的交通花销的。

在这样的困难面前,排球部的新进经理——谷地仁花给大家带来了强力助攻,一方面,作为升学班优等生的她,每天都会抽时间给排球部的问题儿童日向翔阳和影山飞雄补习,另一方面,她还用心设计制作了排球部资金募集的海报,张贴到了乌野町内所有人流**的商店外面。

海报上,日向翔阳纵身一跃扣球的画面,配合着宣传语:【小巨人再度来临——乌鸦将再度飞往全国的天空】,像是给总是静谧又平凡的小镇带来的一抹鲜活色彩。

没想到这么快就起到了作用。

挂掉电话后,武田一铁的内心有些沸腾。

这群孩子虽然都很青涩,但面对无法重来的青春时光,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努力着——作为老师,我也不能输!

武田一铁握了握拳,连忙给排球部的监督乌养系心播了一通电话。

“乌养君,放学后我有点事情,今天的社团训练我晚点再来。”

“好的,我知道了。”

*****

“欢迎光临——”

乌野高中周围没有咖啡厅,只有便利店和家庭餐馆。

大概是考虑到谈事情还是要郑重一些,于是对方约的……是一家中华料理店。

离开学校,步行20分钟即可抵达。

因为距离饭点还有一段时间,所以武田一铁推门而入后,一眼便看到了坐在不远处的、穿着灰色连帽衫的长发少女,正低头看着手机。

回想起电话里的年轻女声,并在环视四周后发现她是此刻店里唯一的一名客人,他便确定,这名少女应该就是声音的主人。

“您……您好。”尽管面前的人肯定比他年轻,对于初次见面的人,他还是习惯性的用了敬语。

正在摆弄着手机的少女,在听到他的声音后蓦地抬起头来。

下一刻,武田一铁的视界中映入她的容颜——白皙光洁的额头,形状姣好的眉形,清澈明亮的眼睛,淡粉色的唇瓣微张微合:

“您好。”

是比电话里听起来还要更清亮一些的声音。

“您……您是……”

武田一铁的呼吸仿佛在一瞬之间停滞。

因为,他注意到这名有着姣好容颜的长发少女,竟然是……

“你……你是小海对吧!”

*****

青井羽未,Aoi Umi。

偶像组合MKV48成员。

因为和【蓝色的大海】发音一模一样,时常在参加综艺节目的时候,被主持人CUE这个名字是否是艺名。

“是本名哦~”

每当这时,她的嘴角总会扯出训练过的标准弧度,“因为我是在松岛附近的海边出身的,所以爸爸妈妈给我取了这个名字哦~”

“真是很有诗意的父母呢。”

“呵呵。”

赋予她名字的,诗意的父母啊。

她很清楚,那个时候的自己,也许正是为了远离他们,才会只身前往东京“追梦”。

因为……

“小海,你,你怎么会……”

武田一铁虽然平时不怎么看电视,也不怎么关心所谓的演艺明星,但他知道的是,自己这个并不怎么亲近的远房侄女姑且算是个名人,竟然会独自一人来到这种乡下小镇的料理店里。

“……是,是在拍摄什么综艺节目吗?”

迎着女生平静的神情,他立即降下音调,又朝周围看了一下,似乎在找寻有没有隐藏摄像机之类的。

“看来,舅舅果然是不看电视的。”

女生一边说着,一边指了一下对面的座位,“坐下来慢慢说吧,舅舅。”

*****

“舅舅,感谢你还记得我,没错,我是小海。”

“嗯……”

注视着坐在对面的少女,武田一铁觉得既熟悉,又陌生。

在武田一铁的记忆里,自己和青井羽未这位远房侄女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当初,青井羽未的妈妈,也就是他的堂姐在嫁去名古屋的青井家之后,就和武田家没有太多联系了。

也只是在过年的时候,会看到她穿着昂贵的皮**大衣、提着名牌包包,牵着自己的女儿出现在家庭聚会上,那时羽未还很小,因为名字发音的缘故,长辈们都叫她“小海”。

后来的某一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表姐突然在聚会上和家里的人发生了剧烈的争执,带着小海摔门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回过武田家。

而因为原本关系就不算亲近,武田一铁也只是会在过年的时候给青井家寄贺卡,并不知道,自己的侄女去参加了偶像组合的甄选,然后还真的成为了偶像。

【大家好,我是青井羽未,12岁,宫城县出身】

再次看到她,是在电视上。

还是在自己母亲打来的电话提醒下:“一铁,你还记得小海吗?她竟然成为明星了欸!”

他看到电视荧幕上的她,留着黑色长发,穿着华丽可爱的偶像打歌服,向镜头绽放着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

【希望能够集中所有人的目光~拥有绝对SMILE的公主大人~~!】

不过,她所在的组合,似乎一直都是不温不火的状态。

以至于自那次出道的新闻之后,他就没怎么在电视上看到过她(当然,也许是他本来就很少看电视的缘故)。

……直到,去年,她们的一首歌忽然变得家喻户晓,连乌野町这样的小地方的商店里都在播放这首歌。

甚至,她还和组合一起登上了红白歌会。

而他也因此才从自己的母亲那里得知,原来小海的妈妈,早已和青井家的那位离婚,目前好像是结识了新的男人而去了国外,而小海,虽然名义上的监护者还是青井家,但因为一直在东京当偶像的缘故,几乎就没有回过名古屋。

所以……

“之前的几年,我一直在做偶像,舅舅应该有在电视上见过我,当然,没见过也没关系。”

“嗯,我见过……”

并不是错觉,坐在桌对面的少女,虽然只有十五六岁,但是她的眼神也好,语气也好,都异常的沉稳和平静,和他日常面对的那群毛**躁躁的高中生全然不同。

……也许是在演艺圈磨练出来的吧,武田一铁想。

便见女生轻笑一声,继续说道,“呵,我上个月已经从组合离开,并与事务所解约了。”

“欸?”

“我是从您的母亲、敬子婆婆那里听说您目前在这个镇上教书,就来了。”

“这样……”

不知为何,武田一铁忽然觉得,面前的这个冷静的女孩,和他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自称公主的、有着灿烂笑容的女孩,明明长得一模一样,气质却全然不同。

……这就是明星私下的样子吗?

不……不,她说她已经离开组合了,也就是说……

“这几年来,我的收入虽然不算多,但我都存了起来,其中一部分已经用来请了律师,以确保我和事务所走完正常解约的程序,另外一部分,在这里。”

这么说着,女生拿出一个信封、还有一份文件,推到他的面前。

“一百万,是我全部的身家了。”

那个自12岁就踏入演艺圈,在几年的不温不火后终于有了一些名气,开始闪闪发亮的她。

却在这个时候,向媒体宣布从组合离开,走正常法律程序和事务所解约,回归普通人的她。

此刻,就像是卸下了某种无形的包袱般,惬意又舒展的微笑着。

“……我希望舅舅您能当我的监护人,可以吗?”

*****

“龙,你看昨晚的新闻了吗?没想到羽未酱会突然宣布毕业,而且还说毕业后不会再从事任何演艺活动。”

“看了,虽然我不推羽未酱,但总觉得好可惜啊……”

“是啊,而且还是工作人员在官方博客上宣布的,她本人都没有出现,而且羽未酱不是总选第三名吗?不会连个毕业演唱会都没有吧。”

“有我们也没办法去看吧,又不是CITY BOY……”

“我们可是要去东京远征的啊!万一时间刚好呢!”

“期末考试一定要考过!”

“没错!”

这天放学以后,西谷夕一如往常的和田中龙之介闲聊着偶像八卦,然后推开社团更衣室的大门。

“欸?”

注意到前辈菅原孝支正侧对着他们而站,整个人像是石化般僵着,西谷夕走上前去拍了一下他,“你怎么了,菅……”

下一刻。

“你……你是……”

看清了不远处站着的……仿佛是从墙上贴着的海报上走下来的纤细身影,西谷夕无法控制的惊呼出声:

“羽未酱——!你怎么会在这里——!?”

*****

乌野高中排球部的更衣室里,长年贴着一张印着偶像组合MKV48中最红的六名中心成员组成的小分队——MKV38的泳装海报。

并且,部员们还在自己心仪的成员身上贴了关于喜欢她的理由的贴纸。

比如,部长泽村大地则喜欢里面最年少的一个成员,理由:喜欢贫乳。

而副部长菅原孝支最喜欢里面最年长的一个成员,理由:喜欢年上。

总之,基本上每个成员都有人“喜欢”,除了……

“看来,没有人喜欢我啊。”

站在海报前的长发少女,微笑的看着站在海报中心的、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黑长直说道,“没办法呢,这张海报没把我拍好,招牌的微笑都没有展现出来呢。”

不知道是她的语气过于的“亲切”,还是脸上的微笑过于的“温柔”。

西谷夕和田中龙之介,也和前辈菅原孝支一样,进入了石化的状态。

“非常不好意思。”

下一刻,女生蓦地敛起了嘴角的笑意,认真的说道,“因为我路过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这里贴着的海报,就进来了,门没有锁,擅自闯入真是抱歉……”

“……没,没,没,没有……”

田中龙之介终于可以开口了,虽然他的声音很僵硬,“羽,羽,羽,未酱……你,你,你,你……”

“不,不,不是在东,东,东京吗……”大概是注意到田中龙之介讲话太艰难,西谷夕接话道。

虽然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昨天看了新闻。”

菅原孝支不愧是前辈,虽然他是一开始石化的那个人,但也是最快恢复正常的那一个,“青井San从组合毕业,回归普通人了吧,我记得青井San本来就是宫城县出身的,所以……”

“没错。”面前的少女露出欣慰的神情,淡淡的说道,“毕业的信息一公布我就回故乡了呢,虽然确切的说我其实是仙台人,而不是这里,不过……”

下一刻,她将上衣的兜帽往头上一戴,然后将手指放到嘴边,比出一个噤声的手势,朝他们眨了眨眼睛:

“……不过,我要来这里上学的事情,先帮我保密哟。”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