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绝对一番 》海底漫步者

第一百一十八章 跪下!跪下!

对于倒霉徒弟的困境,千原凛人能做的确实不多,哪怕他想替美千子打官司都不行,没那个身份,而通知所谓的儿童权益保护机构,估计也没什么用——这年头,南部良子那种作法才是受到社会普遍认同的,绝对好妈妈,他反而是个异类。

更何况,这世上哪个孩子没被父母戳几下脑门,打两下屁股,这根本也构不成**!

要是说通过非正常途径向南部良子施压的话,他只是有未来圈内大佬的潜力了,但现在可发不出“江湖**令”,而且他要针对南部良子,搞不好东京放送teb马上对南部良子另眼相看,说不定反而成了帮她了。

千原凛人在那里沉思了一会儿,感觉这事自己很难有所行动,主要是不知道美千子怎么想的,敢不敢彻底和她妈妈**,要是还下不了决心的话,他插手进去给弄得真**了,那美千子的生活问题该怎么解决?

真去儿童福利院住吗?

那和现在的情况比起来是好是坏呢?

这毕竟是个现实世界,有很多时候没办法依着个人喜好随意行事,不然痛快是痛快了,有些责任可不是那么容易担的。

更不要提他现在和美千子都算是公众人物了,而公众人物有公众人物的难处。

他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转身再回去开会,随口向白木桂马问道:“她是怎么进……算了,没事了。”

他本来想问问南部良子怎么进的他的办公室,但想了想又觉得没必要问了——美千子最近几乎天天来,剧组里的人都知道那是他弟子,待她都很亲热,而南部良子找上来了,随便找个人报一下身份,估计就被当成自己人了,根本不会有人拦。

而且,现在追究这些已经没意义了。

白木桂马有些自责,低声道:“这件事怪我,千原老师,我临时离开了一下,没有关好门。”

千原凛人微笑道:“不能怪你,白木君,这种事谁也想不到,只能怪……只能怪美千子运气不好吧,摊上这么个妈妈。”

他已经下定决心了,直接插手不太合适,但只要美千子开始反抗了,他就会插手进去帮忙,哪怕极有可能因此惹上一身骚也会出手,也算是全了这段师父缘份。

这毕竟是美千子自己的身,得先她有行动才可以,至于帮完了忙再怎么办,这种家务事根本理不清,列不了计划,到时走一步看一步吧!

做为一个便宜师父,他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

千原凛人的大弟子干物妹咸鱼精被捉走了,被重新**到了五指山之下,而时间对人类这种微弱生命的悲苦没什么感觉,依旧坚定不移的向前走着,很快就到了周五晚上,《半泽直树》第十集也是最后一集要放送了,一时之间不少居酒屋、料理屋、酒吧老板愕然发现,平常好多熟客都不见了。

梶原翔平就是其中一员,他做为一个苦逼上班族下了班总喜欢去喝一杯的,但这几个月的周五晚上例外,一定要赶回家里看《半泽直树》,甚至因为害怕被“强制超勤劳动”无法按时回家,他在周五这一天会提前给电视和录像机定好时,保证到时可以录下节目,以免漏了一集。

他真的真的真的非常喜欢半泽直树这个人,在他眼里,半泽直树就是一个完美的人。

他很佩服半泽直树的使命感,半泽直树常说作为一名银行家就必须履行银行家的使命,要尽最大努力帮助弱小企业,不要去做“晴天送伞,雨天收伞”那种蠢事,为此不惜和比他强大许多的分行长、常务乃至总行长对抗,这样一份坚持和执着实在让人敬佩——虽然他只是个普通的广告人,和银行完全没关系,但仍然很认同这种做法。

他也很欣赏半泽直树的能力和手段,每当遇到困难,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半泽直树总能在最后关头巧妙的把困难化解掉,用他的认真、执着和正义去感动别人,真的非常好。

他还很羡慕半泽直树和渡真利、近藤两位同期的友谊,每当半泽直树出现了什么问题,渡真利都会用尽一切方法去帮助他,甚至有时都会冒着前途尽丧的危险,而近藤出现了问题,半泽直树也会这样去帮助近藤——这种男人之间的友谊更纯粹,更让人感动,他真的很想拥有,认为完全胜过了《仁心仁医》那种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之间的爱恨纠葛,那太假太虚了,根本让人感动不起来。

甚至《仁心仁医》所极力表现的“真爱”,他都认为没有《半泽直树》拍得好,哪怕那部份占全剧的比重非常小——半泽直树和半泽花那种温馨而美好的感情才更符合现实!

半泽直树吃妻子做的料理,跟妻子讲述银行里发生的事,有时还会很温柔的摸摸妻子的头,这就让人看了很舒心,而半泽花的包容和体谅也让人很感动,面对丈夫不停调职不停搬家,面对丈夫全力投入工作没时间陪她旅行,面对因为丈夫工作的原因家里被人围起来搜查,她永远都是一如既往的支持和体谅,甚至还会因为开一些小玩笑。

这很美好,梶原翔平非常喜欢,他想成为半泽直树那样的人,想有他那样的朋友,想有他那样的妻子——半泽直树就是他瞳憬着的人,是他的偶像!

偶像,那是必须支持的,这个完全没商量。

他已经电话订购了《半泽直树》的全套收藏特典,九月上旬就会到货,据说里面还有幕后拍摄花絮,他很期待,而且还还订购了半泽直树和半泽花相关的一系列周边,包括电视剧中半泽彩使用的同款不粘锅,甚至路过书店时看到在预售《半泽直树》的剧本改编小说,他也顺便订了一本,算是支持一下能创作出这么好作品的千原凛人老师,那人也是个苦出身,家里破产**光,能支持还是要支持一下的,万一像大多天才一样早早就穷困而**,那就太让人遗憾了。

所以他在周五晚上就早早回到了公寓,摆好了便当和鱿鱼干,然后倒上了啤酒,而随着他准备好了,轻快的钢琴声也开始响起,等这琴声慢慢转为凝重时,《半泽直树》的第十集开始了,一切的一切都要有个了断!

梶原翔平看得全神贯注,被剧集中那种一波压过一波的紧张感牢牢把控住了,心情跟随着主角的行动不停起伏。

好友近藤背叛了,半泽直树拿不到在董事会上证明大和田常务进行不正当贷款的证据了!

半泽直树把好友近藤约到了剑道场,最终半泽直树选择了理解,没有勉强好友一定要帮助他,证明了他常常挂在嘴边上的那句话——无话你在哪个行业,无论你想做什么,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才是最重要的,多体谅一下别人吧,谁都有难处!

而到了最终决定谁会被处罚的董事会上,整部剧中一切的情感铺垫彻底爆发了,半泽直树表情凶猛却流着眼泪,冲着位高权重的大和田常务大声吼叫着:“跪下!跪下!”

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下克上”了,梶原翔平看到这里感觉自己的肾上腺素都在急速升高,而随着大和田专务跪倒的那一刻,半泽直树也到了因为“下克上”而被流放的那一刻。

做为一个职场人,梶原翔平理解这个结局。

东京中央银行的总行行长为了收拢以大和田常务为首的中央产业派,只能做这个选择,不然连这点权谋也没有,他也不配坐在总行长的位子上,而半泽直树对这个结局明显有着心理准备,很平静的接受了结果,因为他大概是个……

理想主义者吧?只要燃烧过了,他不在乎自己余下了什么……

他只是做了他该做的事,做了他想做的痛快事,但这一切在这古板守旧的职场上并不会得到认可,但他仍然去那做了,所以,更加了不起了。

随着半泽直树坦然面对被调往关联公司,《半泽直树》的正剧落下了帷幕,只余下了一集四十多分钟的sp,梶原翔平抹了抹有点湿润的眼角,也不知道是被感动了,还是刚才受了太过大的刺激。

基于现实,超脱于现实,又回归于现实,真是一部好剧,一部真在曰本职场待过才能看懂的好剧!

他将啤酒一饮而尽,然后起身到了电脑那里,他是拥用个人电脑比较早的一批人了,毕竟从事的是广告行业,设计方面电脑还是比较有优势的,买一台个人电脑对他提高个人能力很有帮助,而且他这也是刚买了不久——他也想像半泽直树一样努力爬上公司的高层,也有一天可以按着抢他功劳的前辈的头大声叫一声“跪下,道歉”,哪怕事后被流放也无所谓了!

他开了电脑,然后他登录了一个论坛,来到了剧迷讨论区,扫了一眼发现已经有无数人在发贴感叹《半泽直树》完结了。

有人在问第二季预期在什么时候放送,认为那个结尾是为第二季埋下的伏笔,已经想看半泽直树重新杀回东京中央银行总行了,很是迫不及待;

有人在说对全季观剧的感悟,更有人在疯狂骂总行长——不是认为他演得不好,大和田专务和总行行长都是老戏骨了,最后和半泽直树的对手戏能说一声演技炸裂,而千原凛人更是拍得非常认真,一集四百多个镜头他全程监督,算是三个导演合力而为,差点集体吐了血。

这些人不是对演技有意见,就是单纯对总行长流放半泽直树感到极度不满,而梶原翔平扫了一眼也没在意,这些人纯属是职场菜鸟,半泽直树要是没被流放才会让人感到奇怪——这是一部真实的职场剧,无论情节怎么发展,那就该始于现实而回归现实。

他开了一个贴子,开始慢慢分享自己对《半泽直树》的感想:

“我就像剧中的近藤一样,在生活中苦苦挣扎,只为谋求一席栖身之地。我身边也有些人像大阪分行副行长那样,趋炎附势,狐假虎威,死死拽住上司谋求上位,也有些人像……”

他写了很久很久,写了很多很多,虽然他并不是剧评人,不懂的如何从专业角度去评判一部剧的优劣,但他还是想告诉所有人——这部剧,非常好看!

这部剧,真的真的非常好看,可以打动职场人!

而随着无数像他一样的上班族倾诉着单纯的喜爱,《半泽直树》真的结束了。

  https://../book/80355/406049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